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15年5月,b市,28岁的陆云旗和萧莞。

    r7:难说再见的故事结局

    萧莞把家里的旧物翻了个底朝天,看到写着“婚礼”字样的cd盒时顿了顿,开了cd机把碟片放进去,哔哩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来,混着嘈杂的说话声和哄笑声,孟英用家乡话在逗陆云旗,“你能不能别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陆云旗正横抱着她往车上走,闻言好像扭头骂了孟英句什么,所有人都乐呵呵的,萧莞穿着红色的改良旗袍,脸不时的碰到陆云旗胸前衣服上,一直在念叨,“你别颠你别颠,我妆要花了!”

    陆云旗往上托了托她,低声问:“你真的减肥了么?没觉出来啊。”

    她瞪着眼睛拿拳头轻捶他。

    那时候除了上学没什么要担忧的,为了结婚的时候好看些在家苦苦减了两个月的肥也才减掉十几斤,结果结婚后天天在家玩,反倒比结婚那会儿还轻了。

    萧莞蹲坐在沙发上,手环着膝盖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能记起每一个视频里的细节。

    直到视频结束,电视屏里一片晃眼的蓝色,她眼泪没有预兆的就流了出来,纸巾盒里的纸一张张的抽,擦完眼泪擦鼻涕,浪费了足有小半盒纸才算冷静下来。

    要不要离婚,为什么离婚。

    她给莫柳欣打电话,对方才回国不久,听她鼻音沉重的说想离婚吓了一跳,和事老一般劝慰,“怎么了这是,有话好好说啊,都这么多年了,别跟小孩似的一生气就要分手。”

    萧莞对着好友言无不尽,“这事你别管了,我就想问问离婚的话需要怎么做,办什么手续。”

    莫柳欣沉默了几秒钟,“你在哪儿办的结婚就去哪儿办离婚。”

    “民政局?”萧莞想起以前看电视里什么离婚协议书拿给对方签一下就行了,“我需要找律师么?”

    “你们这是还要分割财产呢?不是,我说你认真的?”莫柳欣的工作已经在b市找好了,只是回国不久还在家窝着想跟家里人多呆几天,听到好友的电话后也坐不住了,“你先别冲动,我明天就回b市,有什么话你跟我谈谈。”

    “明天我上班,算了,好。”

    挂断电话,萧莞把被自己翻腾的乱糟糟的家重新收拾好,偌大的房子安静的可怕,即使开着电视也不能让这屋里有半点儿人气。

    她去厨房烤陆云旗最喜欢吃的香草麦芬蛋糕,大块的黄油,满满的卡路里。烤箱“叮——”的一声提示结束,她走神连手套都忘了带,拉开烤箱门就去碰盘子,烫的呲牙咧嘴的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冲。

    看着红肿的食指肚,她轻轻吹了吹,想起来她第一次做蛋糕的时候也被烫到过,陆云旗给她买过一支烫伤膏,不知道搁到哪里去了。

    戴上手套重新把蛋糕拿出来,挑了个看起来最好吃的吸着气趁热吃,剩下的就直接放在竹帘子上摆在餐桌上了,只一个小蛋糕就觉得已经饱了,她猜自己可能得了厌食症。

    躺在床上看漫画的时候,张桂打电话给她,说明早要去采访一个农民妇女,是个最近挺热的专题报道,让萧莞早点儿到台里找她。

    萧莞刚想说明天要请假,想了想这也是张桂想扶持她的好心,一口应承下来,然后给莫柳欣发信息让她先去跟老公缠绵一天吧,不用急着找自己。

    从衣柜里找出上学时参加进村采风穿的运动服,没牌子又舒服的纯棉质感,试穿了一下发现居然宽松了不少。

    她以为她会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农村妇女,结果没想到人家穿的比她还像白领。

    那女人的普通话并不标准,开机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相信我老公决不会做那种事。”

    是最近引起热议的一个案子,女人的老公被判奸.杀一个十四岁的女童,判了死缓,嫌疑人先是认罪后又翻供说审讯的人对他威胁用刑了,他的妻子四处奔波上诉,舆论先是骂这男的禽兽不如,后来又有一部分声音怀疑会不会真的是屈打成招。

    这里面最相信男人的,就是萧莞眼前的他的妻子。

    萧莞是来负责进行笔录和摄像的,张桂一直在引导着对方谈话。

    直到关机回单位,张桂并没有和她交流对这个案子的看法,这次访谈由张桂亲自写稿后交给萧莞去剪辑,反反复复的看录像,萧莞对男人究竟是不是真凶没有确切的答案,可让她动容的是女人的那句话。

    “我相信我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