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6、骗谁(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现在的单逸明做的事情渐渐转到幕后,并不是那种完全放纵的态度,毕竟,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他还是要在第一时间掌握自己女人各方面的信息。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简采萱的身后总是有一些人不小心摔倒,或者是发生小小的意外,这都是那些人的杰作,当然,这一切都是他授予的权利。

    男人靠近女人的耳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我喜欢被人盯着,尤其那个女人是你,自然就更好了!”

    简采萱浅笑不语,对这有些人的脾气算是摸清楚了,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某人不是一个醋桶,就是扮冷酷到底,可是当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想法设法占自己便宜。

    男人本色,还真是那么回事。

    快走两步,回头看着单逸明,“我不是那么贪婪的女人,你有你的私人空间,而我有我的私人空间,我不会干涉你太多的事情,而你也不能干涉我太多的事情,这就是彼此信任,但又不会彻底的放手不管。”

    “哦,继续!”男人两手插在裤兜里,笑着看着女人,什么时候也会把话说一半了,这还不是明显在吊自己胃口。

    “我呀,这还不是为了满足你大男人的自尊心,免得,在外人面前让人觉得,你就是一个小气的男人,或是在不靠谱的男人。”

    纵纵肩膀,表示无所谓的态度,想单逸明这些年走来,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目光,只要他做的事情不会有损玉国的利益,还没有什么是他好在乎的。

    “你觉得我不靠谱?”

    “当然,如果我整天跟在你的身后,有些会觉得你就是一个好女色的男人,有些人会认为,我是对你不放心,担心你在外面沾花惹草……难道你不觉得这有损你的形象吗?”

    单逸明一直跟着简采萱的速度慢慢的走着,听到这话,觉得有那么点意思,可,对他而言还真的不在乎,“是不是你想说的是,让我不要跟着你,担心我会发现你有什么瞒着我的秘密?”

    “是呀。”简采萱大方的承认,“你也知道这有人吧,总是爱说一些大话,可是你在我身边的话,就会立刻发现,并一定会嘲笑我,那样多没有面子。”

    女人无非而言就是想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虽然这免冠堂皇的话那就是想要说明的是,她打着为他好的旗号,为的就是给她自己争取福利。

    其实,不管是什么事情,几乎每天简采萱做过的事情,哪怕是去了几次卫生间,喝了多少水,这些消息单逸明都清楚。

    有些事情经历过,自然就和原来不一样了,对待女人的时候也变的比原来聪明许多。

    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说着一些不找边际的话。

    单逸明也渐渐的了解现在简采萱的思维,那就是遇到事情的事情,她不会退缩,就连小脑袋也变的灵活,胆子也变的大了许多,可有时小女人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天真好玩。

    开始两个人只是想要逛街玩玩就好,等到单逸明的手中挂满简采萱的战利品之后,才觉得女人天生就是爱逛街。

    看着那穿着高跟鞋走在前面哒哒的响着,现在都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这个女人还一点不觉得累,连他都担心,简采萱是不是今天的心情太好了?

    可,当单逸明看到简采萱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知道简采萱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两人再次来到余香茶馆,还是是昨天的那个包厢,在一坐下之后,简采萱就像是对这里的装修感到好奇似得,认真的研究起来,一直等到一壶茶喝完之后,简采萱这才看着房间的某一个角落。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这几年来,简采萱对一些事情并不是只看表面,可她记得,这茶楼的每个房间都是有一个摄像头,在开始的时候,简采萱曾经对这事情觉得有些疑问,可是后来听到那孙安莲的解释之后觉得也是那么回事,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尤其是那录像明显有问题。

    今天再次来到这个包厢,再次看着那一直在头上旋转的摄像头,简采萱非常认定那人是在保护单逸明,同时也想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这个人绝对不是萧国皇室之人那么简单,如果她的感觉不错的话,恐怕这人和单逸明恐怕所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现在这是一种怀疑,却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而已。

    许是想事情太过于专注了,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致,原本还有些事情想不通,不明白这个为什么这么做,更不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简采萱总觉得和孙安莲绝对有些什么她不知道的关系。

    就爱这时突然看到一个外面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跑过去,原本这没有什么,可是看到那个孩子摔倒的时候,也许都是有孩子的人,总是觉得那孩子一定很痛,就在紧张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以为再也看不到的熟悉的面孔,那就是原本已经死了的盛雪梅,就在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再次看到一个熟面孔,这人竟然就是莱克。

    睁开眼、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确定眼前看到的都是真的,绝对不会是她的幻觉。

    脑子快速的运转,想到在盛雪梅出事不久,莱克就跟着一起不见了,如果,只是如果,那就说明……

    坐在简采萱对面的单逸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也就是他来到萧国的其中一个原因。

    知道盛雪梅的死让简采萱对盛家感到愧疚,以至于在有些事情上,她总是把盛家的事情也会考虑进去,现在解开事情的真相,虽然对简采萱来说有些残忍,可这都是必须要接受的事实。

    就像是没有发现女人的变化似得,再次为女人倒满一杯茶水,“萱萱,有看到什么好玩的了?”

    简采萱只是抬头愣愣的看着单逸明,随后,不知道是被人欺骗生气的,还是高兴的,眼眶突然变红了,只是哽咽的开口,“明哥哥——”

    “怎么了?”单逸明知道这事情对女人来说打击一定很大,而他也想质问盛浩然,他们这些年为什么一直隐瞒这件事情,难道不知道简采萱因为这事差点疯了吗?

    显然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可他们不该用盛雪梅的事,让简采萱愧疚这么多年。

    其实单逸明也是无意中发现盛雪梅还活着,在后来的调查中也知道,这几年盛雪梅一直和盛家保持联系,只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见面而已。

    当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在后来的日子里,简采萱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知道,那就是简采萱心中的一道伤疤,一个不愿意让任何人碰触的伤疤。“没事,眼睛里进沙子……”正在抹眼泪的简采萱当发现自己说的是什么的时候立刻闭上嘴,这样的傻话也只有她能说出来,而眼前的这人可不是盛熙。

    想到单逸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相信这话?

    抬头一边擦着眼泪,看着单逸明担忧的眼神,“是不是说谎话不打草稿就是我这样的?”

    单逸明点点头,不过眼中的担忧明显的少了很多,可是看到这个明明心痛,可还是要这么做的女人,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

    大手摸着女人的头发,“好了,以后这话对熙儿也不要说,你该知道他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原本脸上还挂着泪水都没有来得急擦的简采萱在听到这话时,满脸的疑惑,难道是以为她这特殊的身体,以至于孩子的基因和别人的有些不同。

    “我们的孩子的确与别人的孩子不同,那是因为他的智商太高,别看他只是三岁的孩子,可是他现在可以和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相比,丝毫不比他们差,也有可能还要超过他们!”

    这是单逸明作为孩子老爸的骄傲,同时也是他这个作为老爸的不合格之处。

    在开始的时候单逸明的确是有意把简采萱和盛熙两个人分开来,慢慢的从盛浩然的手中抢过来,可现在看来,这计划和他想的有些偏差。

    如果一个三岁的孩子对有些事情不是很懂,可是如果一个三岁的孩子,却有着十多岁孩子的智商,到现在还跟在那个人的身边,那他还能抢过来吗?

    哪怕盛熙本来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却在别人的身边,这能说明什么?

    是单逸明心中的痛,也许会成为简采萱心中的难以割舍下的母子之情。

    毕竟刚刚解决完一个盛雪梅,可是因为盛熙的原因,恐怕这和盛家的关系是这辈子都不会断的了。

    想想这事情,最为可恶的还是盛浩然,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先是一步一步的走到简采萱的身边,后来又慢慢的以各种理由,各种伤口为借口留在他女人的身边。

    想到这些,现在的手就开始痒,真想现在就把盛浩然弄死,可他的心里清楚的知道,只能想,绝对不能动手,反而还要在暗处保护他,绝对不能让那人就那么死了。

    就在简采萱消化她的儿子是天才,就在单逸明在懊恼的时候,突然包厢外传来敲门声。

    简采萱一愣,一般不会有人找她的,这是怎么回事?

    和单逸明看了一眼,看到他摇头之后,心中也有些好奇,她的规矩一般余香茶馆的人都知道的,不希望有人打扰。

    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莎琳,难道连老朋友也不能例外?”

    “孙姐!”

    听到这个声音,简采萱也有些激动,以至于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简采萱立刻推开单逸明,噌的一下站起来,随便摸了两下眼睛,连忙去开门。

    就在敞开门的那一刻,赫然映入眼帘的就是余香茶馆的老板孙安莲。

    孙安莲看着开门的简采萱,笑着开口,“我刚回来,听说昨天你来找过我,今天知道你在这里,自然是看看老朋友了!”说着主动的把简采萱揽入怀中。

    “孙姐,你好讨厌,怎么现在才出现,你不知道,昨天在这里可是发生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我可是差点成为凶手?”

    “呵呵,你这不是没事吗?放心吧,你呀,就是一个好命的人,我还不是看到网路中对你的指责才赶过来的吗?要不然,我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呢?”

    单逸明坐在里面一直看着简采萱和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在说话,显然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可在单逸明的眼中却变的并是那么平静。

    孙安莲?

    应该说是陶冰阳才是!

    心中非常激动,这就是他的亲妈妈,从知道有她这个妈妈存在之后,多次幻想过,两人见面的情景,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

    至于陶冰阳,并不是有意的寻找,既然当初她选择离开,自然有她离开的理由,再次见面原来的陶冰阳竟然成了现在的孙安莲,想到简采萱对他说过的话。

    这个女人就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孩子才来到这个地方的,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如果陶冰阳是为了她的孩子来到这里,那他单逸明算什么?在这个女人的眼中就不是她的孩子了吗?

    纵然心里现在已经是翻江倒海,可是他的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继续喝茶。

    孙安莲,也就是单逸明的妈妈陶冰阳在和简采萱寒暄一番过后,目光放在单逸明的身上,“莎琳,难道不介绍一下?”

    简采萱拉着陶冰阳笑着看了一眼单逸明,然后又像是害羞似得有些脸红,可她还是直视着单逸明,“这位就是我常提起在萧国的好朋友孙姐,这位是我先生,单逸明!”

    也不知道为什么,纵然和陶冰阳是说得来的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她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总是不自然的带有一丝尊敬。

    单逸明并没有像原来见朋友似得,想要握手的意思,而是酷酷的坐在那里,连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再次把眼睛放在简采萱的身上,“坐吧!”

    完全就是以主人的架势,更是没有要深谈的想法。

    对于单逸明的冰冷,让陶冰阳那激动的心有些受伤,明明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可是相见却不能相认,尤其是此刻他对自己的冰冷,那一直激动了一天的心,哪怕是到现在她都不能平复,可就是因为这简单、毫无温度的话,让她的心瞬间变的冷却下来。

    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当年也许不会那么做,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纵然她一直都在后悔,可现在看来。

    并不是有些事情后悔就能改变的!

    单逸明从简采萱说出他的名字开始,对这个女人表情的变化都看在眼中,就是看见了,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都知道,可是没有要和自己相认的打算,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没有妈妈只知道哭的孩子,现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了爷爷,有了心爱的女人,还有那么聪明的孩子,他的人生也算是圆满了,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单逸明把他坐的位置往里面挪了一下,让简采萱坐在他的旁边,而孙安莲却坐在对面。

    不久,服务员妙之再次送来一壶新茶,陶冰阳接过来之后,亲自为单逸明到了第一杯茶,然后第二杯才是简采萱,最后为自己到了一杯,“尝尝看,这是前不久刚刚采摘的新茶!”

    简采萱刚才因为接受了太多的刺激,以至于没有看到单逸明和陶冰阳之间的不自然,对于盛雪梅还活着的消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震惊。

    就在刚才,虽然隔着玻璃听不到他们说的是什么,但非常明显,当看到盛雪梅不久,通过莱克的口型看到他叫了一声‘媚儿’,而盛雪梅也答应了,这就在简采萱的心中肯定了,不会有人失去记忆这回事。

    “采萱,你不会是因为我打扰你们,有些不高兴吧?”看着简采萱一直端着茶杯不言不语,让陶冰阳有些担心,她不会是知道了吧?

    听到被指名,简采萱这才收回神志,单逸明一直注意着简采萱的表情,自然有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低头在简采萱的耳边小声的把刚才陶冰阳说过的话,小声的说了一遍。

    对于对面这个男女竟然当着她的面咬耳朵,对这样的事情陶冰阳见识多了,不多,当看到单逸明真的如同传闻中那么在乎简采萱的时候,她这个当妈妈的还是比较欣慰,至少不会因为她的关系在单逸明造成什么心里阴影。

    可,想到那天和单元基通话的时候,听到那件事情,让她还是有些震惊,现在再看看单逸明,从他的眼中不难以看出他对简采萱的宠溺,可是一想到简采萱身边那些复杂的男女关系,让她觉得简采萱怎么看都配不上她的儿子,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做了。

    简采萱和单逸明咬耳朵之后,露出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容,“没,怎么会,突然遇到一些事情,心情不是很好,孙姐,你不要见怪。”

    “没事的,事情总会过去的,我记得你有个朋友不是叫亚度……”陶冰阳有意在单逸明的面前说出简采萱她的身边可不是只有一个男人。

    单逸明总算是知道这个女人奇怪在那里,而简采萱表情严肃的坐在哪里,看到女人这时静静的喝茶,并没有刚开始的热络,显然这会也知道问题处在哪里。

    “没事的,什么事情都会过去,这点我会帮萱萱处理好的!”单逸明没有打断要听完陶冰阳要说的话,而对于陶冰阳的这么做的动机,让他有些想要探究的味道,更想知道的是陶冰阳为什么会这么做。

    “呵呵,看来莎琳还真的找了一个好老公,是我多嘴了。”陶冰阳接着喝茶的动作,掩盖心中的那份愤怒。

    一杯茶喝完之后,再次看到对面这两个人,想到单元基曾经说过的话,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静静一直看了很久,眼前这个两个人,尤其是单逸明的举动,想到在过往接触中的简采萱,也许一切都是真的。

    陶冰阳深深的谈了一口气,像是对有些东西突然想明白了一样,放弃曾经的执着,是时候,有个了结。

    “那录像是我让人放在网上的!”语气平淡,并没有太多的波动,就像是说自己面前的这杯茶味道很好一样。

    简采萱原本想要和单逸明说些什么,可是在听到这话时,猛然抬头看着孙安莲。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曾经怀疑过有人在这里动了手脚,可从来没有想到是她的朋友,更没有想到她如如此坦白的说出来!

    想要大声的质问,是不是这个女人就想要害死自己,难道这就是她的目的。

    当她知道自己是最大的嫌疑人,尤其是她说的那话在被人报道出来之后,几乎坐实了她就是凶手的罪名。

    纵然有很多人知道那都不是真的,可是她这在国际中露脸的机会,还真的不是简采萱想要的。

    努力压下她到嘴边的脏话,可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没有指望她为自己做什么,可是绝对没有想到她会在自己背后捅刀子。

    陶冰阳抬头看着安装摄像头,再次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单逸明,最后眼神盯在简采萱的身上,“你以为你就是亚度尼斯历传闻中的秘密请人的关系,还能隐瞒多久,而依照亚度尼斯历的个性,他会把你说出来吗?”

    简采萱虽然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可是依照自己对亚度尼斯历的了解,只要是两人关系不会再进一步的话,他绝对不会对外界坦白,尤其是现在这复杂的关系,更不肯说出来。

    “既然不能,那为什么不自己捅出来,把一切都摆在太阳底下,让所有的人都清楚,不是更好的,虽然现在的你可能会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带来很多的不便,但是这样你不觉得比一直掩盖着,到最后被人查出来好吗?”

    简采萱并不是笨蛋,在听到这话之后,猛然看着这曾经的朋友,虽然现在真的如同她说的一样,可依照亚度尼斯历的身份,就算是他不想,自然会有些事情逼着他不得不结婚,如果这事情被那个女人知道的话,的确会比现在更危险。

    陶冰阳对简采萱眼神中的变化很满意,看来有些事情她是真的想通了。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可是也没有想到会有现在的这个结果,尤其是,当那天亚度尼斯历亲自到酒店,尤其是当那公安人员并没有把简采萱带走,再就是现在萧国皇室中那微妙的变化。

    不得不说,亚度尼斯历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势在必得,在他对简采萱还有那么一点好感的时候解决是最好的时机,而这也就是不让单逸明记恨自己的原因。

    其实,对明白事情的人,自然知道她的理由有些牵强,如果她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当初,就不会有意把单逸明的脸掩盖,这就是她最大的破绽。

    说的免冠堂皇,可终究还是不得不在这里低头,不得不在这里收手,万一真的惹怒单逸明的话,恐怕他们母子不会有相认的一天,也许最后会因为有些事情,把母子间的亲情彻底的掩盖。

    其实,简采萱也并不是一个一无可取的女人,至少,在对单逸明的时候,她这个过来人还是感觉到在简采萱的眼中,单逸明的确不同。

    不过,有些可惜的就是,简采萱有了别人的孩子。

    这就是一个女人一生中的污点。

    简采萱的愤怒过后,并没有如同以往那样对待陶冰阳,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他她,“你是谁?”

    如果说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都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关系的话,她可不信。

    毕竟有些话都是有双面性,再就是有些事情都是有两面,在今天经受那么的刺激之后,她的脑子还能和原来一样,那可就太单纯了!

    陶冰阳听到这话一愣,随后敛去眼睛的惊讶,看了旁边的单逸明一眼,最后定在简采萱的脸上,“我是陶冰阳!”说完之后一直看着单逸明,想要知道他的想法。

    陶冰阳?

    简采萱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怎么觉得好像那么耳熟。

    也许是她的一种习惯,在听到这话时,先是看了一眼单逸明,可就是这一眼,却发现突然想起,那陶冰阳不是单逸明的亲生妈妈吗?

    可,为什么单逸明完全就像是看待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对方,难道这陶冰阳是重名的?

    “单逸明,你……”

    “嗯?”男人看着女人的时候明显皱了一下眉头,而后他的大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女人的头,无限宠溺的开口,“不长记性的小东西!”

    “啊——”简采萱握着头,跳到一边,眼睛气鼓鼓的开始指控,“单逸明……”

    “嗯?”

    单逸明看到这个女人一道激动的时候,或者是紧张的时候总是叫他的全名,不过,这时的单逸明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就在刚才简采萱的这个动作完全说明了,有些事情她真的已经消化了,要不然她不会有这份活力。

    大手一伸,只想要来个最为原始的惩罚。

    可男人的刚要低头的时候,却听到一句哭笑不得的话,总觉得女人越来越淘气了。

    “明哥哥,我就是想让你亲我才故意……”

    一吻结束,单逸明就后悔了,看到女人那娇羞的小模样,此刻他的心里在懊恼,明明就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可是此刻却只能憋屈的坐在这里,如果做点什么就好了。

    简采萱坐在单逸明的腿上,整个人窝在她的怀中,想到刚才,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大胆,可就在看到孙安莲,不,应该叫陶冰阳落寞的离开时,就知道事情都是真的,并不是重名。

    可看到男人那冷漠如同看着陌生人的眼神,让她觉得好奇怪。

    显然在开始单逸明就知道刚才的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妈妈,可还能如此冷静的坐在那里,显然有人想要扮演冷酷。

    几乎在确定陶冰阳就是单逸明的妈妈的时候,也许她已经知道陶冰阳那么做的原因,可她还是不能理解。

    对于有些事情她会插手,可是对于陶冰阳的事情,她尊重单逸明的想法,同时,她也不会出力不讨好的为他们母子疏通关系。

    毕竟这前一刻可是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的‘朋友’,她怎么会忘记。

    从来都没有否认过自己就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小女人!

    单逸明需要抱着这个女人缓冲他心底此刻的冲动,而简采萱在开始的对陶冰阳的腹语之后,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简采萱从来都没想过,她早就认识单逸明的妈妈,而却还都是朋友的关系,更没有想到过,今天这样的相认的情况竟然是因为她的关系。

    那是单逸明的妈妈呀,对于过去单逸明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她的心里清楚的知道妈妈对单逸明心中的份量。

    想到有人曾经说过婆媳就是天敌,现在看来还都是真的。想到刚才陶冰阳那通关于录像的说辞,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好像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为的就是和亚度尼斯历脱离那暖味不清的关系,可为什么总觉得这话中有太多的水分在里面。

    简采萱从来都不知道,原本该是一家人的关系,可是却有一天,她不得不带着眼镜看待周围的人,更会将手段和心机,使用到家人的身上……

    昨天的那个声影,监控录像中的有意隐藏,现在过来说出事情的起因和来龙去脉,如果这这一切都是临时起意的。

    骗谁?

    有谁会相信,一步一步都计划的那么精准只是临时起意的。

    简采萱相信,如果,不是她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相信,等待她的绝对不会是这么平淡的叙述,“我是陶冰阳。”这么简单一句话。

    简采萱知道,她能走到今天,再也不是过去的她,虽然她的双手并没有沾染任何一条生命,可也不能说她的手是干净的。

    有的时候有些人为了生活,会用一些手段和伎俩,要不然她不会走到今天,更不会站在现在的位置上。

    难道这就是报应?

    当原本心中的‘孙姐’理直气壮的说出来那番话,当她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就是‘陶冰阳’。

    心中的愤怒,开始变成担忧,一时间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好了,在无助的时候,在迷茫的时候,她还真的习惯依靠在单逸明的身边,纵然这个时候他更需要自己,可她还是想要依靠这个男人。

    “萱萱……”

    男人低头看着迷茫中的简采萱,知道是因为他的事情让这个女人为难了,刚想要说什么,却被简采萱打断了。

    “我知道,我这个时候应该对你说些什么,可,我的脑子里空空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