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1、勾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简采萱两手捧着杯子,看着激动的秦嘉符,怎么觉得,他今天有些不同,想到他是玻璃的事实,先是无奈的叹口气,苦口婆心的开口,“里根呀,不是我说你,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这你都受不了,再说了,我知道你喜欢单逸明,如果你想要追求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到海伦集团,直接找单逸明谈才是……”

    “你…你…。”秦嘉符突然被这少根筋的女人气的说不出话来,换过一口气之后,继续开口,“听听,听听,这就是一个差点被人抛弃的女人该说的话,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心呢?我说你能不能动动你那猪脑子,难道你不知道……”秦嘉符迈着僵硬的腿脚一步一步往简采萱走去。

    要不是听到这个女人出事了,至少他会在医院里住上十天半个月,可是为了这个女人,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他可是立刻命人赶过来,可,本以为看到的是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可没有想到有人的心真的这么大,连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偷了腥,她还要冲过去救场,还有比这更傻的女人吗?

    简采萱看到一脸激动的秦嘉符,从他的表情看来好像和她想象的并不是一回事。

    捧着牛奶杯子,一脸茫然的看着秦嘉符。

    看到这平时彪悍,有时精明的女人,可是在自己遇到神情的事情,竟然还能这么平静,不知道是这个女人会演戏,还是把心中所有的痛往压在心底

    久久,叹了一口气,语重深长的开口,“你打算怎么做?我能做到的,我尽量帮你。”

    简采萱本来现在头有些大,也不想知道秦嘉符的是什么意思,而是站起来走到门口,满站在外面的那些小鲜肉叫进来,“快,你们家主现在头脑不清醒,还是快点送他去医院吧!”

    “简采萱——啊——啊——”秦嘉符没有想到简采萱竟然这么不识好歹,枉他带伤来看她,可这个女人竟然用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拍,这还没有好全的伤口此刻却因为女人这么一拍竟然抱着绷带的肩膀再次开始出血。

    简采萱愣愣的看着她的手,怎么觉得手中好像有些粘乎乎的,展开手一看竟然是血,再次看着秦嘉符的时候,眼中有些不敢相信,难道那天的战况竟然这么惨烈。

    原本笑的没心没肺的脸,次此刻怎么也笑不出来,担忧的看了一眼秦嘉符,对他的来意不管是不是和说的一样,不可否认的是,这时的简采萱心里非常感动。

    想到平时两人可是死对头,在后来慢慢的相处中,好像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坏。

    “谢谢!”

    “你丫的,不会是被气疯了吧?”没头没脑的谢谢,再次让秦嘉符担心不已。

    “谢谢你的关心,等你的伤好了,我请客为你压惊!”

    纵然是秦嘉符有些不愿意,可是在简采萱半推半哄的情况下,还是一路把秦嘉符送到桑迪的外面,一直看着某人的车子离开之后,简采萱站在原地久久还没有回过神来。

    原来,单逸明在对待有些人的时候,那种狠劲一直都有,只是平时的他一边没有展露出来而已。

    现在想来这盛浩然这样还算是好的。

    经过秦嘉符一闹腾,简采萱也没有什么心情办公了,抬头看了一眼偌大的桑迪,突然觉得自己非常的渺小。

    再次回到办公室拿着自己的包包,对着贺慧说了一声,人直接离开的桑迪。

    这时的简采萱不知道的是,因为她的突然离开,在贺慧的眼中自然是肯定了心中的那个猜测,而贺慧同样把她心中的猜测直接传达给了某个人,这也就是本来不算平静的生活,此刻变的更乱。

    简采萱一个人在路上不知道开了多久的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在这个时候,就连更单逸明说过要吃午饭的事情也早就忘记了。

    兜兜转转,不知道开了多久,当她的车子停下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来到幼儿园门口。

    看着那禁闭的幼儿园大门,突然想起,盛熙所在的幼儿园,几乎都封闭时的,孩子一送来就是一天的时间,如果这一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特殊缘由,孩子一般不能中途离开。

    坐在车里看到那在园中玩耍的小孩子,嬉闹的声音一直传到耳边,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有些烦躁的心,在这一切突然变的轻松许多,一直看到那在和小朋友玩在一起的盛熙时,一直看着他的笑脸。

    突然想到,单逸明的手段和能力,既然是他的种,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病痛打到。

    想到那天觉得好像自己好久没有来大姨妈了,这个时候突然觉得是时候该去买个验孕棒试试,可,想到上次的事情,还是觉得算了,如果真的有了孩子自然是最好,万一这次又是被某个人骗了的话,这回真的该把那人切吧切吧剁碎了喂狗。

    看到幼儿园的旁边有着海伦集团的标志,显然这又是单逸明的产业,真不知道他几乎把整个连城市都覆盖了,那岂不是每天都有花不完的钱。

    想想,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辛苦都是为了什么,可是看到孩子的时候,想到那天姜晴的样子,还真觉得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不要停止,毕竟,现在看似无聊的举动,可是当有一天就会知道女人活着的真正价值。

    有些人说,男主外,女主内。

    其实并不是这样,现在有多少事业女性走在时代的尖端,有多少女性创造出男人所不能创造的财富。

    只不过,在女人心中的事情太多,不但要有孩子、家庭、老公,再就是处理各方面的关系,而男人只要一心在外面打拼事业就好,其他的都不用管,所以女人想要在事业中展露头角,往往要比男人付出几辈的努力。

    正在想事情的事情,突然看到有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出来,听到那个声音几乎就在同时简采萱就知道这个孩子是谁。

    “阿姨,是妈妈让你来接我的吗?”

    “是呀,妈妈在今天为我们的小寿星准备了生日礼物,一时忙不过来,让阿姨过来接回家好不好?”

    “生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吗?”邵双儿外头小脑袋一连好奇的问道。

    “小寿星,难道你不记得今天是谁的生日吗?好好想想?”

    简采萱看到那孩子的小脸竟然就是邵双儿,而看到那个自称阿姨的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可她记得好像,姜晴没有这样一个亲戚,这个人是谁?

    生日?

    突然觉得不好,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姜晴的两个孩子都不是今天过生日。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有些慌乱的立刻拨打姜晴的手机,一连拨打几次,可是始终都是无人接听,没有办法之后拨打邵宽的手机,几乎在接通的那一刻,邵宽立刻接听,“夫人,你有什么……”

    “邵宽,今天你们家里有人过生日吗?”

    “没有,怎么……”

    “我刚刚看到有个女人把双儿从幼儿园里抱出来,可能是遇到……我悄悄的跟在他们车子的后面,你利用手机定位跟着我,记住了……。”

    “少…少夫人……”电话那边的邵宽想要说些什么的,可他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

    匆忙拨打单逸明的手机,可是这时的他竟然在占线,急忙冲到总裁办公室,看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心里着急双儿和简采萱的安危,并没有多想,一面让公司的其他秘书尽快联络到单逸明,他一面开车,还立刻报警。

    简采萱一直跟着前面的那辆车,走出很远。

    其实在开始的时候,她曾经想过要过去抢过来,可是就在对方在开车门的时候,看到里面并不是一个人,看到那车里的情景,简采萱突然想到在她刚重生不久曾经发生的那件事情,也是那件事情,让盛雪梅永远的离开。

    只要一想到就是心中的痛。

    开始车辆并不是很多,简采萱一直跟在那辆车的后面,可是到后来,可能是发现了简采萱在有意的跟踪,竟然往人流量较多的地方开去。

    简采萱一边要顾虑旁边的车辆,还要小心不要跟丢了,可就在来到闹市区的时候,没有看到旁边要拐过来的车子,两车撞在一起。

    简采萱担心车子跟丢了,心里着急,想要开车离开,可是当看到对面车上下来的那人竟然就是周天泽,几乎就在这时想到纪文林在原来说过的一句话,立刻从车上下来,连话都说不清楚,只是拉着周天泽上车,让他快点开车,渐渐的看到那辆载着邵双儿的车子之后,才说出一个事情的大概。

    周天泽毕竟是个男人,在车技方面要比简采萱高出许多,而他一边开着,连续拨打几个电话,确定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这才开始慢慢的安慰简采萱。

    其实,他原本想要去桑迪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偶遇之类的事情发生,只是没有想到刚才在想事情竟然和别人的车子撞了,当看到是他熟悉的车子时,立刻从车上下来。

    现在两人坐在一辆车里,虽然是因为事出突然,可是当简采萱主动开口让他帮忙的时候,他的心到现在还激动不已。

    周天泽和简采萱看到车子越开越偏僻的时候,心中有个不好的认知,不会是遇到什么团伙吧!

    邵宽带人刚从海伦集团离开不久,与单逸明的车子相遇,稍宽说了一个大概。

    单逸明原本对中午的午餐满心期待,可是当知道简采萱竟然置身范险的时候,当场阴沉着一张脸。

    这段时间,单逸明曾经听说有许多儿童无辜失踪,可那往往都是平常家庭中的孩子,还没有在这所贵族幼儿园劫走孩子的情况,显然这事情发展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单逸明一边从手机中调出简采萱现在所在的位置,一边吩咐军事局的人全部慢慢往制定的地点赶去。

    此时简采萱和周天泽两个人一直跟着前面的那辆车七拐八歪的来到村子后面的一个废旧的厂房,看到前面的那辆车里下来几个人,其中就有一个抱着孩子离开的那个女人。

    此刻的邵双儿显然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不哭也不闹,一直被那个女人抱着走进破旧的厂房。

    简采萱和周天泽两个人一起悄悄的把车停在旁边的,偷偷的从车上下来,但在下来之前,简采萱还是听从周天泽的嘱咐,把手机调为震动状态。

    可就当简采萱和周天泽两个人来到刚才那辆面包车的旁边,突然从旁边冲出来许多人,一个一个手持棍棒,有的手上还拿着砍刀。

    纵然是见过比这还血腥的场面,可是简采萱在看到那一群人竟然自己他们走来的时候,心中还是隐隐有些害怕,努力咬着唇不让自己心中的害怕叫出来。

    此时,原本抱着孩子离开的那个女人,此刻她竟然再次走出来,不过现在她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孩子,而她的手中竟然拿着一截长鞭,用眼睛就能看到在长鞭上竟然有一个一个闪闪发亮的小倒钩。

    那个女人走到前面一直看着简采萱,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吆,这不是简采萱吗?怎么,对邵宽的孩子这么担心,难道那孩子就是你和邵宽两个人的私生子?”一边说着还慢慢走到前面,而她手中的长鞭此刻被她一圈一圈的挽在手中。

    周天泽毕竟是做保安这一行的,几乎在看到那个女人手中的长鞭就觉得今天的事情并不简单,纵然是心中知道一个大概,可他的手还是把简采萱保护在身后,想到此刻应该他们的人应该也马上就要感到了,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保护简采萱不受伤的情况下,拖延时间而已。

    “老同学,你放心,我们一定能救出那个孩子!”

    简采萱一直看着那个女人,对这个女人非常确定根本就从来没有见过,至于她眼中的敌意,还真的不知道从何而来,但,现在简采萱最为担心的还是邵双儿,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一直看着女人手中的长鞭,在现在这闻名的社会,几乎很少见到这样的长鞭,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连邵宽的名字也知道,就连自己好像也认识,难道他们劫走邵双儿并不是偶然被她遇到,而是他们故意引自己过来?

    为心中的这个认知感到有些恐惧,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边总是出现那么多别有心机的人,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这就像是一个一个的谜团围绕着自己展开一样。

    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对于眼前的情势突然看不清楚。

    “简采萱,我劝你还是死心好了,今天可就是你的死期,”女人高傲的抬头看了一眼周天泽,眼中的讥讽是那么明显,“周天泽,简采萱的大学同学,也是一直暗恋多年的痴情人,现在是风羽安保公司总经理,其实,我本来并没有要你的命,可这一路上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那也不怪我心狠,至于你在外面的那些兄弟,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周天泽原本脸上的自信,可在此刻渐渐有种被人洞悉一切的想法。

    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直言不讳的说出他暗恋简采萱的事情,而是这件事情,只有纪文林一个人知道,想来他是不会说出去的,毕竟现在简采萱的身份不同,可是这个女人既然能说的那么清楚,可以见得,她后面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

    纵然心中的自信有丝裂缝,可在周天泽的表面并没有看出什么。

    躲在身后的简采萱看到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难道在五年前纪文林说的那话都是真的,显然这个女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贸然的把周天泽拉到这个旋涡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初是她拉周天泽来的。

    “老同学,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到我的坟上去烧柱香?”

    “不会!”

    “啧啧,简采萱你还真的是无情,看到有人为了你而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不愧是那灵……”女人显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眼神一变,很快恢复正常,“既然这个女人都这么不在乎你,周天泽,你是不是后悔跟着……”

    “周天泽!”简采萱并没有让对方把话说完,而是在说话的时候,轻轻一拉周天泽身后的衣服,“你以为你在这里死了,我能活着离开吗?最多……”

    “最多什么呀!”单逸明从旁边一步一步走出来,笑着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阵仗,对站在对面的女人看了一眼,“乔连云,你本事够大的呀,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拐到这里来,你说这帐我们该怎么算呀?”

    跟在单逸明后面的邵宽也没有想到那绑架他女儿的女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刚刚被公司开除的秘书助理乔连云。

    一时间不能承受他美好的初恋,竟然在一切都是一个骗局,此刻看到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的时候,突然觉得,上天真的跟他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

    简采萱在听到单逸明的声音时,几乎就在立刻,连自己身边的危险都不顾了,直接本着单逸明跑过去,“明哥哥——”

    单逸明点了一下简采萱的小鼻子,“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我可是一直在戴维餐厅精心布置,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可是你到好,竟然送给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单逸明说着拥着简采萱转身离开,好像身后的一切只是一个摆设似得。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