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8章、假正经为什么喜欢走后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议已是。但是如今追究了去,似乎当日欧阳公题酿泉用一‘泻’字则妥,今日此泉若亦用‘泻’字,则觉不妥。况此处虽为省亲驻跸别墅,亦当入于应制之例,用此等字眼,亦觉粗陋不雅。求再拟较此蕴藉含蓄者。”贾政笑道:“诸公听此论若如?方才众人编新,你又说不如述古;如今我们述古,你又说粗陋不妥。你且说你的来我听。”宝玉道:“有用‘泻玉’二字,则莫若‘沁芳’二字,岂不新雅?”贾政拈髯点头不语。众人都忙迎合,赞宝玉才情不凡。贾政道:“匾上二字容易,再作一副七言对联来。”宝玉听说,立于亭上,四顾一望,便机上心来,乃念道:

    绕堤柳借三篙翠,[庚辰双行夹批:要紧,贴切水字。]

    隔岸花分一脉香。[庚辰双行夹批:恰极,工极!绮靡秀媚,香奁正体。]

    贾政听了,点头微笑。

    这里说的方位路径,毓敏以前在二十一世纪是完全找不着北的,现在生在其中,终于在脂砚斋的反复提示之下,找着了北。

    原来贾母住在正北,群芳住在西北,唯独黛玉是住在偏南这边,打一开始就没跟姊妹们互为邻居。这既可以是贾母高抬了林黛玉的定位,也可以是刻意的疏离。

    于是出亭过池,一山一石,一花一木,莫不着意观览。[庚辰双行夹批:浑写两句,已见经行处愈远,更至北一路矣。]忽抬头看见前面一带粉垣,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众人都道:“好个所在!”[庚辰侧批:此方可为颦儿之居。]于是大家进入,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毓敏这时候也忍不住手欠,想要学着脂砚斋横批两句:“沁芳亭上一股泉水,潇湘馆下又是泉流一派,这果然是个浇灌的节奏。却不知道是谁在浇灌着谁。”

    贾政笑道:“这一处还罢了。[庚辰侧批:一处。]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说毕,看着宝玉,唬的宝玉忙垂了头。[庚辰双行夹批:点一笔。]众客忙用话开释,又说道:“此处的匾该题四个字。”贾政笑问:“那四字?”一个道是“淇水遗风。”贾政道:“俗。”[庚辰双行夹批:余亦如此。]又一个是“睢园遗迹”。贾政道:“也俗。”贾珍笑道:“还是宝兄弟拟一个来。”贾政道:“他未曾作,先要议论人家的好歹,可见就是个轻薄人。”[庚辰侧批:知子者莫如父。]众客道:“议论的极是,其奈他何。”贾政道:“休如此纵了他。”因命他道:“今日任你狂为乱道,先设议论来,然后方许你作。[庚辰眉批:余作诗文时虽政老亦有如此令旨,可知严父亦无可奈何也。不学纨绔来看。畸笏。]方才众人说的,可有使得的?”宝玉见问,答道:“都似不妥。”[庚辰双行夹批:明知是故意要他搬驳议论,落得肆行施展。]贾政冷笑道:“怎么不妥?”宝玉道:“这是第一处行幸之处,必须颂圣方可。若用四字的匾,又有古人现成的,何必再作。”贾政道:“难道‘淇水’‘睢园’不是古人的?”宝玉道:“这太板腐了。莫若‘有凤来仪’四字。”[庚辰双行夹批:果然,妙在双关暗合。]众人都哄然叫妙。贾政点头道:“畜生,畜生,可谓‘管窥蠡测’矣。”因命:“再题一联来。”宝玉便念道:

    宝鼎茶闲烟尚绿,[庚辰双行夹批:“尚”字妙极!不必说竹,然恰恰是竹中精舍。]

    幽窗棋罢指犹凉。[庚辰双行夹批:“犹”字妙!“尚绿”、“犹凉”四字,便如置身于森森万竿之中。]

    这时候毓敏就在想:贾政!假正经也!他为什么一进来先走后门呢?

    ……(未完待续)R655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