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涌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索兰帝都索兰城,雄踞辽阔的帝都平原上。

    整座城市主色调为白色,城内街道宛若蛛网密布纵横交错,大大小小不同风格的房屋鳞次栉比,高塔林立。城市外围城墙高达上百米,宛若巨石堆砌的大山一般雄伟厚重,坚不可摧,城中心的皇权山高耸入云,俯视天下。

    自从魔族入侵,兵锋南指,爱德华一世数次下达帝国全民动员令和召集令以来,已经陆续有数百名大小领主率军启程北上。

    帝国东部和北部行省的领主们,将会直接前往北方边境的集结地。而南部和西部的领主们,则会经过帝都,并在此初步集结。

    此刻,帝都城外已然变成了连绵的军营。

    不同样式,不同颜色,不同纹章的帐篷密密麻麻铺陈开来,一眼望不到尽头。士兵们手持长矛,列队而行,骑士们鲜衣怒马,飞奔来去。营中人喊马嘶,热闹非凡。

    更多的民夫赶着转满粮草的马车,排着长龙驶入营寨,做生意的小商贩们自发地在营寨大门外的空地上形成了集市,叫卖声此起彼伏。

    在爱德华的强力掌控以及卢利安等产粮地的支持下,现今的帝都秩序还算正常。

    较为充足的粮食供应以及对哄抬物价囤积居奇的严厉打击,也使得帝都民众的生活远比其他地区要好过的多。

    但压力已然开始显现。

    北方南下的难民,络绎不绝地沿着官道,商路,乃至翻山越岭的野路和崎岖难行的牧羊者小路南下,而北上的领主们,也率领着自家的军队陆续抵达。

    如今,帝都的总人口已经达到了往年的两倍,走在街道上,感觉活像置身于一个拥挤的鱼塘,只听见鱼儿翻腾的喧嚣,只看见涌动沸腾的泥水,让人窒息。

    在这种情况下,粮食供应已经限量,负责帝都治安和城防的皇家骑士团也加派了巡逻士兵。

    拥挤聚集的人群,永远都是最危险的地方。

    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一颗火星,就会演变成一场收拾不住的巨变。

    而红衣主教普尔曼被人击杀在冷山城外的消息,就在这时传来。

    行凶者在岩石上留下了两行字。

    “十六年前,冰霜河畔。”

    “这只是第一个!”

    这个消息,在拥挤的帝都中,以远比往常快了十倍的速度传播开来。引发的地震,也远比往常强烈了百倍!

    无论是城外的军营,难明聚集的窝棚,还是城中的集市,街头巷尾,以及贵族们的府邸,花园,宴会……每一个人都在议论着,甚至争执着。

    大家或神神秘秘,或口沫横飞,或咬牙切齿,或幸灾乐祸。

    自然,各种各样的说法传言,也甚嚣尘上。

    作为一名索兰人,大家对教廷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索兰帝国是在其他两大帝国以及教廷的夹击下立国的,而百年来,就算皇权衰落,索兰家族也从来没有让教廷的势力插进来过。

    甚至就连索兰的教廷,也是自成一派,和梵丁堡貌合神离。

    在这样的情况下,信仰这种东西,对于索兰人来说,就有些随意了。需要的时候,大家也会去教堂祷告礼拜,虔诚地祈祷圣帝能保佑自己。

    有想生个儿子的,有想找个漂亮老婆的,有做生意想赚钱的,有生病想尽快痊愈的,有丢了钱,丢了鸡鸭猪狗,想找回来的。

    要求繁多。

    可一旦到了帝国和教廷发生冲突的时候,往神甫的马车丢破鸡蛋烂番茄,骂人生儿子没**的,也同样同样是这帮人。

    对索兰人来说,教廷就是擦屁股的纸。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下,不需要的时候就丢在一旁。

    这是大部分索兰人的天性,是百年前,索兰大公率领南方领主们,跟教廷,庞贝和斐烈的强大的联军中,硬生生杀出来的。

    索兰有信徒,但从没有顺民!

    这也是为什么,唐纳德能权势滔天,力压皇室,而远比他强大的教廷,却始终无法让索兰臣服恭顺的原因。

    如果这一次,死在冷山城外的是索兰教宗手下的某个大主教,大家或许会震惊一下,然后该干嘛干嘛。不会投入太多的关注。

    可偏偏,这回不一样的是,死在冷山城外的是一位来自于梵丁堡的红衣主教。而且,这个人还和十六年前那桩被每一个索兰人都铭记于心的疑案牵扯到了一起!

    普尔曼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入索兰南方的冷山城?

    他是怎么来的?

    一位大陆屈指可数的强者,身份尊贵,权势滔天的大人物,为什么来索兰却不经过皇室和教宗,而是悄无声息地孤身前往冷山城。

    他去干什么,找谁?

    他真的是十六年前冰霜河血案的凶手?教廷真的参与了那件事?他们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把手插进索兰帝国,干出这种事情?

    这已经无异于向索兰皇室宣战了!

    那么,是谁杀了普尔曼,并且在岩石上刻下了那些字?

    是汉山家族的人吗?

    而众所周知,法林顿大公罗兰,已经消失了十几年了。有传言称,他如今失陷于教廷山。儿子罗杰早年战死,儿媳萨拉又在冰霜河畔自杀身亡……

    那么,如果行凶者是复仇者的话,有资格以这样的口吻写下这些字的人,就只有一个!

    那个自冰霜河畔逃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不知去向的小男孩!

    罗伊!

    他回来了吗?!

    他长得什么样,是个怎样的人?十几年来,他躲在哪里,经历了什么?他拥有怎样的实力?为什么有目击者说,那是一场至少七八个圣域参与的战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