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6.疑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耶律德光拉着乌若岩的手,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宛如和率乌低着头,碎步小跑紧跟,快了跟不上,慢了又怕耶律德光有什么吩咐。

    乌若岩没有挣扎,却轻声跟耶律德光说着话。

    “你放手,刚刚太后还说让我在人前对你有起码的尊重。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人看见成什么体统。你你……”

    耶律德光不语,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浅笑,心里又有些悲哀。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患得患失,居然会从她的嘟囔中听出了一点儿亲昵之意。

    反正她说话,总比不说话好。也不枉他刚刚为了她以后的安危跟母后达成协议,母后再也不私自召见她,而他,则给了萧温皇后之位,并册封耶律李胡为皇太弟,待耶律李胡稍微成熟,再封他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这个代价付出的究竟有多大,只有耶律德光自己清楚。立萧温为后倒没什么,尽管他心里依然是十分不愿,但至少不会引发波动,而立耶律李胡为皇太弟,恐怕就会在朝堂上引起哗然,尤其是曾经支持过耶律倍的大臣,会心生疑虑。

    即便他现在没有子嗣,但早晚会有,不等自己的儿子当皇太子,或是将太子之位给耶律倍的孩子,而要把皇位传给耶律李胡,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太后的主意。

    一定也会有大臣认为,这是一个计谋,毕竟耶律李胡已经十七岁了,只比他小九岁,待他百年之后,耶律李胡在不在都不清楚,又怎么可能那么顺心就继承皇位?此举不过是他和太后联合起来,增加胜算,打击耶律倍而已。

    哗然一定会有,异议也一定会有。但耶律德光却管不了那么多,他相信一切总会平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保证身在宫中的乌若岩的安全。不然,以她的性子,说不定会在太后述律平眼皮子底下说出格的话做出格的事,他没事儿的时候可以随时去救她,一旦朝务繁忙,不知道她要吃多少亏。

    如今,他满足了母后的心愿,母后也答应他,以后再也不过问他和乌若岩之事,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女人,只能他一个人欺负,他不允许任何人给她委屈,哪怕这个人是他的母后。

    只可惜这女人永远都不会懂,他更不指望她会感激他做的一切,她肯多跟他说几句话,就已经不错了。

    刚到寝殿门口,耶律德光就将乌若岩横抱起来。

    “你要干什么?”乌若岩的身子一僵。

    他不说话,而是径直将她放到床上。

    “几日没好好休息,赶紧睡一下。不怕,以后母后不会再找你麻烦!”他被自己的柔声细语弄得有点儿窘迫,说完就立刻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走去。

    率乌的禀报实在吓坏了他,他真的很担心,母后会对乌若岩做什么,如今他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也更加清楚,这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他发誓,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她离开他。

    “率乌,派人让耶律禾带刘贺之进宫。”耶律德光走到寝殿门口,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心下不由得紧张。

    “是!”率乌退下,很快,耶律禾就带着刘贺之,悄悄来到耶律德光面前。

    “贺之。”待所有人都退下,耶律德光脸上,忽然有了烦恼。“她最近精神明显不好,你再去瞧瞧。”

    “陛下给乌姑娘下服了抑制内力的毒?”刘贺之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轻描淡写地开口。

    “你怎么知道?”耶律德光心里一顿,神色也严厉起来。

    这件事情,他是派耶律禾去做的,现在掌管元晟留下的毒的,是耶律禾的手下。而且,他记得很清楚,自那之后,刘贺之并未进过宫,宫里给乌若岩煎的药,依然是他从前的方子。

    “贺之只是猜测。”刘贺之微微一笑。“陛下跟乌姑娘几起几落,尽管已宣布乌姑娘离世,但想必依然担心,有朝一日那人心生疑虑,两个人再用那双剑合璧的剑法……”

    “住口!”耶律德光打断刘贺之的话,眼中,却闪过一丝烦恼。

    原来他以为,他在她面前的防范和不自信,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才明白,总会有人看穿他。

    刘贺之微微一笑,不再继续说下去。

    “属下这就去给乌姑娘诊脉,一定拼尽全力,保乌姑娘身体无恙。”

    耶律德光站起身来,率先出门,向寝殿方向走去,心中却在狐疑,这个刘贺之,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些?

    且说李冷,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