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执子之手共白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清歌阵阵,留白了诗韵山水,前世如烟,只剩下你在彼岸,我竟渡不过去。终只剩下徘徊踯躅,我心彷徨。

    就像太阳和海水,当水天一色时,我以为是永远,实际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邹晨开着车,沿着高速一路向南,在每一个曾经走过的城市都停留下来。

    站在六安的河岸上,想起苏轼的诗句。“寿州已见白石塔,短棹未转黄茅岗。波平风软望不到,故人久立烟苍茫。”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阿琦,此时你若不在,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此生只愿再和你相见,不论天涯海角,高山流水。她喃喃道。

    有人在她耳边说,我只愿溺死在你的温柔之海中。

    蓦地转头,只见到满布尘霜的车子旁似乎站立着一个红颜美少年,眼光明亮,脉脉含情。身后的芳草树下,落花轻舞,霜林尽醉,茑萝翘首,翠盖层染。

    邹晨一动不敢动,怔怔的站在车旁,似乎怕呼出的空气会惊扰了这份宁静。

    陈琦眉角含笑,阳光斜照在他的面庞,留下一点班驳,最终透射到地面,形成一个虚无的人影。

    任凭年华荒芜,时空坠落,远隔万水千山,我只愿为你回首浅笑。用我的唇,将你温柔的覆盖。

    陈琦低下头,寻到邹晨的唇间,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如同一片羽毛……

    邹晨努力的睁大眼,想要驱赶走眼中的泪意。

    一点冰凉,轻轻的辗压过,如麝如兰,如醉如痴。

    她沉醉了,微微的闭上双眼,任凭疯涌而来的泪水将自己淹没。

    屏着呼吸,一动不动,微风将发丝吹得凌乱,如同恋人的手指,如同阿琦的手指……

    “你来了。”

    “我来了。”

    “我知道。”

    “我也知道。”

    岁月静好,浮生来回,默等一人生死来陪。

    邹晨猛地睁大眼睛,四处寻找那份冰凉,却只见夕阳躲到西方,落霞晕满天空,几缕微风翩跹,将思念搁浅在指间。

    “阿琦……”她在微风中狂喊,在落日中追逐,只为了能寻到唇间那抹冰凉。

    她的脚步,停到了滔滔的河水前,怔怔地看着河道上波光粼粼,微波荡漾,宛如明镜一般,映出一轮残阳。

    最终看着月光将星辰撒下水面……

    此生,天涯缱绻,疏云舒卷,脚步轻轻碎碎,一路在月光下踏成了两行。

    染白了年华惆怅,留下了一片空白……

    娘家妈看着从外面旅行回来的女儿满头白发,心疼的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几次想要张嘴却又强咽在喉间。

    她颤抖着手指给女婿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尽快来家里见见邹晨。

    红尘注定老去,千回百转,归去阑珊,只有孤独依旧,寂寞依旧。我愿为你飞越轮回,我愿为你坠入地狱,上穷碧落下黄泉,只想寻到一声问候,可以直抵我心中的痛苦。

    只想是你,惟想是你!

    丈夫怔怔的站在门边,看着邹晨在纸上不停的写一个男人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发觉自己。

    屋子里,散落着许多宣纸,每一张纸上,都有一个相同的字迹“陈琦”……

    他突然哭了,转过身走到客厅里。

    “我以为我不再爱你了,我以为多年的夫妻生活让我们变成了亲人。可是,看到你满头的白发,我知道那不是为我之时。我的心,如同被重捶击中。”丈夫给邹晨发了一条短信,坐在沙发上仔细地看捡起来那张宣纸。

    邹晨的字出乎他想象的美,他从未见过她写毛笔字,也从不知道她竟然可以写出不输于书法大家的字迹。

    破碎了一切都可以重圆,爱情破碎了,只剩下一地残渣。哪怕再好的松墨宣纸,也写不出那份哀怨和茫然。再好的修补匠,也补不回那个圆。

    只有一抹浅笑嫣然破碎在回忆中,如骨如蚀。

    只可惜,错过了,终是错过,再也拼凑不起昨日的欢乐……

    相思入骨,入骨相思。谁又在为谁相思?谁又懂得相思?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妒忌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可是,我现在不再爱你了!因为你不配得到。我的爱,已经全给了另一个人。”邹晨回了一条短信,将屋门轻轻的关上,将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回忆,所有的失望统统关在门外。

    从此后,萧郎只是路人……

    我只想寻觅那一份只为我的深情,哪怕他远在万里远在异世,我也要寻他回来。

    邹晨打开电脑,在某个论坛上发了一个贴子,寻找在北宋历史上淮阳地界曾经存在过的邹家庄。

    半个月后,有人给她回私信,告诉他确实有这么一个庄子,只可惜毁于战火和荒年中。他也在寻找当年北宋的遗迹,如果她有资料的话不妨和他联系。后面,是他的联系电话和名字。

    她去见了这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