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39女人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男权社会,女人只能够从男人的手里分到一点点的残羹冷炙。好在东方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女要宽容得多,也要仁慈得多,不会对妻子的嫁妆和私房钱动手,而在西方,这个时期的女人们也不过是男人们的附属品。

    玛戈和玛利亚姑嫂两个想要避开她们的哥哥和丈夫查理购买土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外,还有一个人也陷入了麻烦,那就是文琪。

    说起来也是他倒霉。

    王霁原来是想邀请自己的两个表哥出去玩的,作为成年男子,他们出去寻欢作乐也无可厚非。

    像文家也好,王家也好,即便是男人们想要发泄,他们也不会找自家的丫头,当然那种主动爬床的丫头例外,他们疏解欲望的途径就是出去外头找那种专门做这个的女人。

    当然,他们找这些女人也是为了寻开心,安全是一场买卖、一场交易。无关情感,也不会把这样的女人带回家。

    可是文琪居然跟着堂哥们一起去了,回来以后,居然跑到老太太这里跟说,他要把那个女孩子赎出来,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两情相悦。

    当时,老太太就傻眼了,直到文琪抱着她的腿,老太太才反应过来。

    老太太雷霆大怒,第一次把文琪骂得狗血淋头,还叫人把文琪压了回去,让他在屋子里面好好地反省。这里,又派人将二太太叫了过去。

    二太太被老太太叫到面前的时候,可着实吓了一跳。

    老太太虎着脸,道:“老二家的,你弟弟家里就这么两个儿子,大的远在边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就这么一个小的,说不定你弟弟弟妹将来就指望着他养老送终。你这是什么意思?非要把这个孩子一并养废了才罢休?”

    二太太当时就跪下来了:“老太太,媳妇儿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情?”

    老太太道:“你还说!文琪一直养在我的跟前,老大家的孩子们不是当差就是读书,他哥哥又在边关,这家里年轻一辈的男孩子,除了你儿子就是你外甥。如果不是有人领着,文琪这孩子又如何认识什么戏子粉头?又为何吵着要给对方赎身?”

    二太太吓了一跳。

    给一个妓女赎身,这在权贵之家,那根本就是一桩笑话。

    即便是对方是清倌人,给对方赎身,那也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

    如果对方是你恩人或者是你恩师的家眷,被男人们拖累沦落风尘,你将对方赎出来,养在家里的别庄里面,人家还会夸你一句重情义。

    可是如果好端端的,你要赎一个妓女,无论对方是不是清倌人,这都是不行的。如果你要给这个女人一个正式的名分,这更加不行。

    即便是妾,那也是要立文书的。

    谁家的女孩子愿意跟一个做过娼妓的女人称姐道妹的。

    那不是作践自己的女儿么?

    如果文琪房里有了这样的一个女人,那他也别想迎娶一个好妻子了。就是说亲也别想有正经的官媒。

    就是官媒也不会愿意砸了自己的招牌。哪怕是文家给再多的银钱。除非文家愿意降低要求,愿意让文琪将就小门小户的女人。

    老太太之所以这样发作二太太就是恼恨文琪将来无法迎娶到一位好妻子,将来也没有好丈人、好姻亲拉拔他一把。

    官官相护。

    虽然无数人告状无门的时候都会这样哭喊着,可是这个世界原来就是人情社会。情理法,情字摆在第一位。

    人脉不足就会吃亏。

    姻亲就是非常重要的人脉。

    老太太又如何愿意让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子吃这样的苦头?

    最后,老太太道:“既然这事儿是你的儿子外甥起的头,那么,这事儿就由你来解决。即便是要给那人赎身,也该是你的事儿,你自个儿看着办。”

    二太太听了心中大恨。

    老太太不是故意在给她们二房找麻烦么?

    二太太也是狠的,回头就将事情改头换面,让自己的妹妹出来办。

    王沈氏吓了一跳。

    她是个素来没有主意的,就把事情告诉了女儿和儿子。

    王雪雯倒是无所谓:“看妈说的。我们家是什么养的人家,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