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0章 财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婆子想到激动处,随即就晕厥过去,她是饿得太邪乎了,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大肚扇,平常就很能吃,这种人最爱饿,比饭量小的人肠子蠕动激烈,消化系统非常的强大,这种人比任何人都容易饥饿。

    待她晕厥醒来,她已经顶不住了,都是说人饿七天会死,她觉得自己五天就过不去,为了保命,她觉得自己还大有作为,现在死了确实是很可惜,别人不拿她的命当回事,自己怎么能不珍惜生命呢,好好的活下来还有清福可享。

    她醒了,喃喃的呼唤公主饶命,她不想死,她不能死!她嘴里一个劲的求饶,听到她的哀求声,几十人都在屋里呢,哪个也不是想死的,也不是不怕死的,她这一求饶,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有的人比她喊得声音大,这样一汇集,声音就更大。

    绿豆蝇嗡嗡还能震得人耳朵疼,别说是几十号人的呼叫,已经传出了院子老远,侍卫打开门,喝了一声:“嚎什么丧!”

    几个能动的就往侍卫的跟前爬,伸手要吃的,侍卫并不理她们,转身锁门就走,把情况报告给公主,雨春讥讽的笑了:“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真是拼命一搏了,没有搏到利益,还是得先保命,才能得利益。

    要只是为了主子,她们岂会舍命,没有利益的诱惑你使动人才怪。

    还没有饿的彻底,还没到真正绝望的时候,她们说话也会留后手的,还得再饿她们一宿,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们才会说真话。

    子英就对雨春笑:“公主,把她们拉出来狠狠地揍一顿,她们会啥都招出来的。”

    “我还真不指望她们招什么口供,我就搂着礼物重的人家收拾,慢刀锯她们。”雨春笑了一阵:“不用拿她们当一景。”

    沈麒麟快步进来:“公主,属下有要事回禀。”

    雨春一听就笑了:“子英你看你们家这口子,还拿腔作调的装起了斯文。”

    子英就嘻哈一笑:“公主,他正在学礼仪,我儿子贬他不懂斯文,他羞愧了,拜了师父在学艺呢。”

    雨春奇道:“谁是他师傅?”

    “公主,你不知道?链子师傅没有告诉你,她和你是师兄妹了。”子英笑道。

    “我的链子师傅教他礼仪?”雨春大奇,那位老太监成了她的师傅,那条银链子在江边杀人可以血流成河,那样的绝技是奇高,雨春也很羡慕。老太监教授家传绝技,把银链子赠给雨春,雨春才跟他学了半年,师傅也认了,只是老太监不敢做雨春的师父,称个授艺的师傅他就很尴尬,四王爷的死老太监总是耿耿于怀,觉得对不起公主,如果没有自己那杀人的一惊惊坏四王爷的真灵,恐怕四王爷还是真的死不了,四王爷对公主比魏子均好,老太监是看得出来的,所以他总是心里存了一道阴影,就是觉得亏欠公主极多,银链子和绝技是他给公主的补偿。

    沈麒麟听到子英说他和雨春成了师兄妹,心里不知有多惬意,这位自己倾慕多年的公主总算和自己走得近了一些,看到沈麒麟的得意样儿,子英瞪了他一眼,心里明白他对公主的心意,俩夫妻这么多年,话里行间情绪的表达,朝夕相处在一起的最亲近的人,怎么体会不出他对公主的一片深情,沈麒麟也不瞒她,对她就是赤诚相待,曾议论过公主的品行,沈麒麟是对公主敬之如神。

    子英何难体会出沈麒麟对公主的爱慕,只是他很有自知之明,从不做妄想之心,竟错过了最佳良机,其实公主择偶并没有注重身份官位,如果贪图势力,也早就嫁了柴荣。

    以沈麒麟的人品配公主是不逊色魏子均,可是他没有那个勇气,失去了终身的幸福。

    沈麒麟对子英极好,子英也想过,他大概是爱屋及乌的原因,后来她才明确了沈麒麟的心地是极好的,没有嫌弃过她宫奴的身份,答应过公主要一生对她好,他就做到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子英是很知足,这样一位英俊的侍卫娶她这样一个宫奴兼丫头的身份实在是有点亏,不管他是为了公主还是其他,自己都是不会计较的。

    公主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没有公主,她们这些宫奴早就不知尸骨扔到了哪里,不管沈麒麟怎么倾慕公主,子英都不会嫉妒,公主就是她心中的神,没有人不倾慕的。

    子英一笑置之,她感激丈夫以那样关爱的心对待她和孩子,她们只有一个儿子,为了在公主身边当好差,自从生了那个儿子,就再也不要孩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