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4、书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如果今天处在皇后位置之上的是她,她该如何小心的收藏那份奏折?

    可以说是这份奏折帮皇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石二鸟,不但得了矿石,还扳倒了元后这座大山。

    将东西小心翼翼的藏起,压在箱子底儿时不时拿出来偷偷瞥两眼?

    郑离暗暗摇头,皇后是个骄傲的女人,这件事在她看来又是人生中最光彩的一笔,她断不会那样做。

    放在明面儿上?可一不小心被暴露了怎么办?

    当年皇帝就是再宠爱她,也不可能任凭大好的矿山落在后妃手中。皇后不敢拿自己的前程冒险,所以这东西要么被毁了,要么就被细心的藏了起来,要么......就用了什么偷龙转凤,狸猫换太子的把戏,以便达到掩人耳目。

    第一个猜测早被孝义亲王否决,第二个猜测自己也不大看好,唯独这第三条,还有几分可能性。刚刚书斋里那副百鸟朝凤图,不留心仔细观察,很难发现画与字有区别。记得宫女才说过,字是皇后诞下太子不久才添补上去的。

    郑离不太懂画儿,却也看得出皇后的百鸟朝凤图绘制十分精妙,只是叫那百十余字平添拽下许多优势。从小半年来的相处看,郑离只觉得皇后凡事都讲究精益求精,在她的小书斋里悬的画儿,难道就随便了些?

    郑离心思一动,唤住了捧着珍珠衫的一名宫女,轻笑道:“我瞧着娘娘的书斋里有些冷清,平日都是谁在打扫,怎么也不叫花房多送些花儿摆着?”

    宫女笑着解释:“平日是放了,可这些日子娘娘不是身子‘不适’嘛!闻不得那些浓香,咱们也不敢乱摆。况且,娘娘去书斋的日子少,原都是在文华殿里帮着批阅奏折,所以书斋的用处也不大,偶尔娘娘进来坐一坐,也就是看看那墙上的画便出去了。”

    专程只为看画儿来?

    郑离满心疑惑的跟着宫女回了正殿,皇后见了珍珠衫果然十分欣喜。元后的陪嫁必然是好的,一颗颗明珠即便过了这些年,也依旧光彩夺目。莹白色光芒映衬的皇后周身明艳异常,摸一摸上面的珍珠和翠玉,只觉得凉意袭袭,舒服的很。

    关键是这珍珠衫只用金蚕丝的线勾勒而成,这种线可与黄金等价称量,甚至有市无价。

    郑离瞧的出,皇后很喜欢这件衣裳,此刻就像抚摸肚中的孩子一样,轻轻的摸索着珍珠衫,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什么事儿叫皇后这样开心?”皇帝不经人通报,背着手踱进大殿,脚步静悄悄,一时没叫殿中的人察觉。皇帝抬眼便看见皇后的笑容。等瞧清楚了她身上穿的珍珠纱,迟疑道:“这是......朕当年赏给你的?”

    皇后赶忙起身,嗔笑道:“万岁还记得?怕有小二十年了吧?”

    皇上绕着皇后走了一圈儿,末了轻叹不已:“这件珍珠衫只两人穿过,偏你们俩都争气,一举得男,梓潼和元后为咱们大雍江山立下的汗马功劳,朕不会忘记的。”

    皇帝说完,忽然恍然大悟似的盯着皇后的肚皮,“爱妃不会是......”

    郑离等忙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已身怀龙子,陛下又将喜添麟儿!”

    本来是好端端的事儿,可谁想她们才恭贺完毕,皇帝的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

    郑离一见不好,赶忙给大伙儿打手势,众人灰溜溜退出了正殿,将空室留给夫妻二人。

    郑离命人在殿外守候,自己则站在门槛外,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先是一片静悄悄,紧接着就是皇帝咆哮般的怒斥之声。郑离不安的往后挪动了一下双脚,可身子仍旧微微前倾。

    皇上似乎是怀疑雁妃落胎为皇后手笔,正大声的质问,郑离听不见皇后辩解的声音,只有撕心裂肺的痛哭。她一时间有些犹豫,自己究竟应该不应该成为孝义亲王的棋子,从进宫当差那一日开始,皇后待她不薄。而孝义亲王则是屡屡出暗招,让她多次身陷险境。

    可从郑家这里来讲,皇后便是郑离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

    “郑书女,徐公公回来了!”

    徐云去外面不知搞什么名堂,最近一天也碰不上几面。大约是谁去给他通风报信,所以急匆匆赶了回来,外面天又闷热,徐云整个人活似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郑书女,这儿有咱家伺候便是,你赶紧休息去吧!”徐云才说完,殿里又传出摔砸的响动,他也顾不上多理睬郑离,忙弯着腰硬着头皮往正殿里进。

    郑离在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