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7、不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实际上,徐云并不十分了解小书房里那副百鸟朝凤图的背后含义,只知道皇后十分喜欢此图,每每心情抑郁时,又或是十分得意时,就喜欢在小书房里坐半天,还不准任何人打搅。徐云下意识觉得这画儿有问题,所以格外留心。

    说来也巧,今天他路过后殿时,书房外的两个小太监正在争辩,他猛然就听见郑离的名字,赶忙讯问是什么状况。两个小太监不敢隐瞒,只说前两日郑书女来了小书房寻东西,可东西没找到,小书房里却出了件怪事儿。

    原来是他二人在打扫书房时,在地上发现了一些白色的墙皮灰,顺着往上看,墙壁上挂画轴的钉子隐隐有松动的迹象。徐云连忙随他二人进去观瞧,手往画轴上的题字部分一摸,就发现了不对,于是连忙来给皇后报信儿。

    “你确定是郑离所为?”

    皇后对徐云的解释并不认可,那画轴巨大无比,郑离小细胳膊小细腿,怎么看也不像有能把东西偷走的本事。

    徐云见皇后疑心自己,连忙叫人把那画抬来。皇后可以怀疑他的话,但不能怀疑自己的笔迹。况且这画轴在小书房摆了多年,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画卷铺在大殿光滑如镜的漆黑色地面上,百鸟栩栩如生,为首的凤凰振翅高飞,石榴树结着累累果实,鲜艳的红色耀人双眼。画模仿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连皇后自己也险些被蒙骗过去,只下首题写的小字露出了马脚。

    东西还真是被掉包了。

    皇后考校过郑离的功课,人虽然聪明一点就通,但她毕竟只是郑微之的庶女,家族从不十分看重,所以书读的并不多,画技也拿不出手。何况皇后这幅百鸟朝凤图历时一年之久才完成,郑离作案的可能性就降低许多。

    “娘娘,即便不是郑书女,也和她逃脱不了干系。”徐云道:“奴才不怕别的,就怕她利用娘娘的手卷为非作歹,损毁娘娘清誉。”

    皇后睨着徐云:“你觉得这画儿有问题?”

    徐云不敢看皇后脸色,只是轻声道:“奴才在主子身边这些年,多少还有些眼色,娘娘特别喜欢这幅画儿,奴才想多半是有原因,只是不知道这原因是什么?奴才不敢问,也不敢揣测,只是想对娘娘忠心耿耿,尽奴才全部心力就是。”

    皇后神情露出微微的欢喜:“本宫没看错你!这些年来,身边堪称心腹的,也唯有你一人而已。”

    徐云止不住得意之色,忙将头压的更低:“娘娘准备如何处置郑书女?”

    皇后沉默半晌,良久才道:“近些日子以来,皇上不待见本宫,武贵妃那贱人又有了夺宠的趋势,雁妃仗着太后也是咄咄逼人,孝义亲王更不是省油的灯。你打听打听,郑书女与谁走的比较亲近?”

    “奴才早打听过,可是郑书女与这三位都没什么明面儿上的往来。也就是......”徐云觑着皇后。

    皇后哼道:“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只直说就是。”

    “喏!奴才听说,东宫有位冯妈妈去过新安苑。虽说只那么一次,但房门紧闭,似乎有什么秘密!”

    “你是怀疑太子?”

    徐云吓得赶紧解释:“奴才怎么敢疑心太子!奴才是担心有人利用太子秉性善良,打着东宫的幌子来对付娘娘。那位冯妈妈是静园姑娘的姑妈,据说在东宫权势极大,连娘娘分派给太子的大嬷嬷都不敢得罪她。”

    皇后眉头紧锁,责怪道:“这样的大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本宫?”

    徐云好生委屈,他倒是想和皇后说说,可也要有那个胆子啊!上次那位静园姑娘被“请”到丹霞宫小住,太子就疑心是他告的密,没少给徐云白眼瞧。

    徐云明白,自己再得皇后的宠信,也不及太子在皇后面前说他一句好。太子要是不待见自己,皇后也只会向着儿子。

    可现在不同,娘娘又怀了胎,万一也是个皇子,徐云大可以将心思放在这一位身上。有朝一日,他也能像皇上身边的安盛安大公公一样,成为这前朝和后宫里响当当的爷!

    徐云退出了内殿,却留下了地上的那副百鸟朝凤图。别看皇后刚刚说的淡漠,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殊不知心底已经悄悄泛起了波澜。这幅画儿里藏着要紧的东西,掉包的人敢出手偷它,多半是猜到了自己在画中的用意。

    若真是郑离所为,和东宫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在挑拨自己和太子的关系?

    皇后暗暗摇头,戳破此事对太子没有半分好处。她与太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皇后想到了郑离的父亲,想到了郑微之对自己的背叛,心弦一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