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大结局(尘埃落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后从没像今天这样郑重严肃的看向过儿子,在她的记忆力,太子胆小懦弱,容易受人摆布。太子还小的时候,皇后为这个不知多犯愁,然而等她渐渐地从皇上那里攫取到了一定的权利时,皇后反而暗自中纵容了这种怯弱。

    皇上总会走在她的前头,历史上也不知道多少位太后娘娘垂帘听政过,并不只差她这一个。

    与性格暴戾,难以顺从的储君相比,胆小的更适合皇后去掌控。

    但今时今日,太子接下来的话,叫皇后五雷轰顶,不敢相信这人就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亲儿子。

    “儿臣恳请父皇准儿臣辞去太子之位,儿臣在其位却无作为,有愧大雍朝历代先祖,有愧列祖列宗!”

    “你住口!”皇后急忙看向宣帝:“陛下,这孩子一定是糊涂了,您千万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

    宣帝沉默不言,安安静静的听着儿子的解释,对皇后的急恼丝毫不予理会。

    皇后见此情况,连带着对太子也恨了起来,说话骤然间尖酸刻薄起来:“你知道为了叫你坐上太子的位置,当年母后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位置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要想想母后多年来的含辛茹苦!太子说什么愧对列祖列宗,真真是可笑之极,你行的端做的正,有什好愧疚的?难道就因为孝义亲王不发一兵之力,白白捞到这莫名其妙的战功,你就受不得,也做不得太子了?哼,这话说出去,满朝文武不会有一人说你太子胸怀宽旷,只会唾骂你无能怯懦。连母后都要为你蒙羞......”

    太子默然良久,就在皇后以为儿子会改变心意的时候,他忽然又开口道:

    “母后说这些儿臣都明白,儿臣只是觉得,太子的位置原就该属于文皇兄,是我窃取来,白白做了这些年!”

    话音才落,皇后的一巴掌便腾空抽来。

    太子明明感到掌风就在耳边,下意识紧闭双眼,可等待良久,却从不见痛处在脸上袭来。

    他诧异的一睁眼,就见父皇抿着双唇,面无表情的攥住母后的手腕,二人正在僵持状态中。

    “父皇......”

    宣帝用力将皇后甩在一遍,全没顾忌皇后腹中的胎儿。

    皇后被闪了个踉跄,勉强站稳,不敢置信的盯着皇上:“陛下......”

    “太子,今日的话你可想好了?若朕真的免去了你太子之位,你不会后悔?”

    话一出,皇后打了个晃儿,瘫在地上不能自已。

    她了解皇上的性子,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心里就一定是有了主意。

    皇后满心期盼的看向儿子,希望太子能在最后迷途知返,收回刚才的话。

    可她看到的,却只是太子轻微的冲宣帝颔首。

    郑离远远的躲着,一声不敢吭,觉得自己今日能不能走出内殿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

    皇后歇斯底里的狂笑,头上的珠钗随着她的动作在不断摇曳:“陛下,这就是你期望看到的是不是?我们娘俩儿主动为孝义亲王腾地方,现在是东宫的宝座,接下来臣妾的皇后之位,是不是也要拱手相让?”

    宣帝冷冷的看了她半晌:“文儿是个有分寸的孩子,朕相信,他懂得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是啊!在万岁眼中,孝义亲王比这些儿子加起来还强百倍。可恨臣妾没那个本事,加上肚子里这个,还不能换来万岁的怜惜。”

    “皇后不用说这些刻薄的话。”宣帝道:“当年如果不是你,元后不会死,文儿更不用避难躲出宫落发为僧,太子今日所做,未尝没有替你还债的意义在其中。”

    皇后脸色骤变:“皇上,你这是在说什么呀!臣妾冤枉!”

    “朕说的是实话。你真的以为元后的死,朕没有半分察觉?这些年,朕一直念着旧情,不肯将你的罪行公布于众。朕过去曾真心希望太子帮朕管理这个国家,可现在看来,太子做个亲王尚可,面对如狼似虎的西夷,除文儿能为朕分忧,这些皇子中再难找出得力之人。”

    皇后急道:“皇上怎么就断定臣妾肚子里这个无法替陛下分忧?您要罢黜太子无妨,可臣妾恳请陛下立臣妾腹中子为太子,安抚朝臣百官之心。”

    宣帝冷笑:“安抚?百官?皇子年幼,难道皇后对垂帘听政仍旧念念不忘?朕今日就告诉你,朕要为过去错误的行为负责,皇后也是如此!”

    他正要高声叫喊大太监安盛,却见郑离躲在一旁,遂改了口:“郑书女,你来拟旨!”

    郑离躲不过去,只好躬身答应,从不远处的桌案上取来执笔。

    “太子敦厚纯善,然能力平平,自知无法担起东宫重任,愿请辞让贤。今朕应许,罢黜太子东宫之位,加封其为常山亲王,封地百邑,世代罔袭,享亲王之号。”

    郑离的笔尖顿了几次,勉强写完了这份奏折。

    太子虽然失去了最尊贵的称号,但皇帝替他和他的子孙保住了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一次,皇后再也撑不住,彻底昏厥了过去。

    殿外太后等人听见皇后失去意识前的最后尖叫,忙进来查看。郑离双手捧着诏书,太后一眼便瞧见了这个,夺手抢下,从头到尾读过后,大吃一惊:

    “陛下真下了这个决心?”

    “儿臣年轻时不听母后劝阻,害了元后,害了文儿,如今不能叫这个女人再害了我大雍江山。”

    太后欣慰道:“你还不算糊涂,哀家见了这样明白,也不枉辛辛苦苦保护了文儿许多年。”

    想到年轻时候自己对太后的怀疑,宣帝不禁暗自惭愧。

    圣旨一下,满朝哗然,彭晏等纷纷上书请皇帝三思,但这些奏折都被驳斥了回来。加上西北战况明朗,上官家族长之子与孝义亲王结为异姓兄弟,更将唯一的同母亲妹妹送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