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4 信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梁氏说得没有错。

    在二郎悲壮地离世之后,她心中充满了对突厥人的仇恨。

    而她最恨的,自然是主导这一切,亲手设计了那个全套给二郎钻的敌方主将——阿史那泰江。

    悲伤令人沉溺不前,但仇恨却让人清醒和执着。

    她出身书香世家,深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的道理。

    所以,在熬过最初那段时刻想要割腕自尽好碧落黄泉陪着二郎的日子之后,梁氏开始奋起。

    拼命练习枪法是一部分,此外,她还致力于研究敌人的资料。

    尤其是阿史那泰江,她几乎翻遍了所有描述过此人的资料,并且不惜重金去派人打听这个人的身世,来历,性情,喜好,甚至连他喜欢吃什么样的食物,都了若指掌。

    阿史那泰江,是突厥第一勇士。

    他年少成名,素有谋略和武勇,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将军。

    他嗜血残忍,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

    他视人命如同草芥,不论是敌人还是己方,只要是碍眼的人,挡在他前进的道路上的人,他都可以毫不留情,一眼不眨地将人杀死毁灭。

    他简直就像是个魔鬼,一身煞气从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魔鬼。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却也有自己的软肋。

    梁氏目光一沉,压低声音说道,“阿史那泰江是突厥大汗的私生子。”

    她顿了顿,“阿史那家族是突厥第一贵族世家,可是家主唯一的嫡子,却是突厥大汗的血脉,突厥境内虽然早有传闻,但一直都是一个悬案,直到前两年……”

    崔翎自从嫁到袁家,难免要对突厥特别关注,有时候五郎也会和她说这些事。所以她便记住了一些。

    她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前两年,突厥大汗将自己的公主嫁给了阿史那泰江。以此终结了那个传言。”

    假若阿史那泰江当真是突厥大汗的骨肉,那么大汗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

    那岂不是违背伦理?

    阿史那家族也好,突厥百姓也罢,因为这一点,而都自动终止了对阿史那泰江身世的怀疑。

    崔翎张着嘴不可置信地道,“二嫂,你是说,阿史那泰江的妻子,其实是他的姐妹?”

    若果真是这样,那么突厥大汗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名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自己亲生的女儿也可以随意牺牲。

    梁氏点头,“阿史那家族是突厥第一世家,地位不可小觑,若是因为阿史那泰江的身世倒戈。那么突厥王庭必要大乱。”

    她冷笑起来,“为了皇族的安稳,牺牲一个女儿算什么?”

    崔翎低声问道,“身世之谜,便是阿史那泰江的软肋?”

    她皱起眉头,“可就算我们知道这一点,也没有证据啊。没有证据,别人不会相信我们。而且,就算我们有证据,还将证据给了阿史那家族,可这一来一去,总要花费不少时日。”

    阿史那泰江限定的时间。是子夜。

    今日子夜。

    苏家,没有太多时间去准备这些了。

    梁氏却摇头说道,“你说得很对,就算我有证据证明这一点,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一些流言蜚语。对阿史那泰江来说,丝毫造不成伤害。”

    她双眼一眯,却笑了起来,“我指的软肋可不是这一点呢。”

    梁氏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阿史那泰江不知道是因为怜惜,还是因为内疚,对自己的妻子,也就是他亲生的妹妹十分疼爱,人人都说他们夫妻恩爱,其实那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愧疚。”

    她冷笑说道,“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也许也是因为不想让其他的人对公主接触太多,窥破了他的秘密,所以他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公主。”

    也就是说,阿史那泰江在意的人,突厥公主,也在左近。

    崔翎咬了咬唇说道,“既然阿史那泰江那样在意突厥公主,就一定会将她放在最安全的地方。”

    她抬头,“但战场上最安全的地方,或许也只有帅帐了。”

    阿史那泰江的帅帐,在西域国土之上,远离烽火和喧嚣。

    不要说,他们要过去需要经历千重万难,就算到了那里,千军万马之中,也没有本事能够将突厥公主掳走。

    这方法,也许行不通呢。

    话音刚落,忽听身后传来女子中气十足的声音,“不,突厥公主不在阿史那泰江的帅帐,她在西域王庭,是新任西域王的座上客。”

    崔翎连忙转身,看到苏静妍面色肃然地立在门口。

    她连忙唤道,“小姑姑,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

    苏静妍点了点头,“我想,这件事我可以一起做。”

    她目光一沉,隐约有杀机闪过,“西域国很小,若是我们现在出发,快马加鞭去西域王庭,若是一切顺利,傍晚之前,就能将人给带回来。”

    西域国土狭长,王庭在正中位置,恰好靠近西陵。

    从西陵快马加鞭,约莫三个时辰就能赶到,再花费三个时辰赶回来,统共就要六个时辰,只要一切顺利,能够赶在子夜之前将人带到战场。

    可这完全建立在一切顺利的基础之上。

    问题是,在这样两国交战时刻,她们能够顺利地入西域么?

    就算到了西域国的国土,那么戒备深严的王庭,他们如何能够到达?

    就算有办法混入王庭,在重重守卫之下不让自己被抓已经不容易了,又该如何才能将突厥公主找出来,带回来?

    突厥公主又不是人偶,不会反抗,不会哭闹,任由人摆布的。

    只要她一动一叫,就能惊动王庭的守备,到时候莫说要将人带出来,就是她们几个也都要成为人质。

    苏姑姑所说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

    苏静妍却叹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我一直都没有说,前几日。我收到了那个人的来信。”

    她沉声道,“他说当初是不得已而为之,对我有愧疚,希望我能原谅他。他问我愿意不愿意去西域王庭,去做……去做他的妃子。”

    说到后来,她声音里已经是一片愤怒。

    沉溺于一段不告而别之中十年,好不容易清醒找回自己的生活,那个搅乱了她人生的人,竟然恰逢其时地对她来信,说要让她做他的妃子。

    这是对她的侮辱吗?

    苏静妍不可能再一次背叛父母家人。让爱她的人为她再扼腕叹息一次。

    所以,赫连盛的这荒唐的信件本来她视若垃圾,可是,苏十一却被阿史那泰江抓走了。

    她想要拿着这东西来找崔翎商量看看,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去将苏十一救出来。

    没有想到听到了梁氏一番真知灼见,她当即十分赞同,才猛然了悟可以利用这封信堂而皇之地进入西域王庭。

    顺便,她也想要看看那个狼心狗肺之人,不是叙旧,而是了断。

    崔翎仍觉犹豫,她觉得这的确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可是私下行动却不太妙吧。

    平西侯和苏世子他们,现在也一定在为此烦恼,为什么不能将这件事告诉他们呢?

    由训练有素的人去做,总比她们这些女流之辈亲自动手,来得可靠许多。

    更何况,这件事有个致命的因素。那就是时间。

    阿史那泰江给出的最晚期限,是今夜子时,所有的事,必须要在子时之前完成,否则。就算找到了突厥公主,苏十一的命也挽救不回来,那一切就都是徒劳。

    她心里觉得不安。

    梁氏胸中被仇恨之火占据,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