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公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需要和他合作,但是又不希望他闹出事端来,所以要暗地里监控他,对吗?”

    “您说对了一半。”夏尔微微笑着,“我们是要监控他,但是要监控他的不是帝国政府,而是……”

    他用食指向天花板上指了一下。

    莫雷尔上尉一开始还不太理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陛下?!”

    “是的,就是他。”夏尔印证了对方的猜想,“您知道的,基督山伯爵非常有钱,所以陛下担心他在私底下和某些政府高官有所勾结,于是就决定让信任的人去监视伯爵。……您恐怕不知道,我虽然年轻,但是在陛下身边随侍已经几年了,也算是得到陛下的信任吧。陛下决定让人去监控他的时候,他挑选了我。”

    “我明白了。”莫雷尔上尉又点了点头。

    他看向夏尔的目光,不期然间多了几分艳羡。

    他奋斗了这么多年,在北非出生入死,最后才被调到了近卫军,有幸去接近陛下,然而面前的这个少年,什么功业都没有却已经在陛下面前呆了几年,蒙受陛下的信任,人跟人的差距就是这样让人无话可说。

    但是很快,上尉就将这些杂念给拨开了,现在想这些毫无意义。

    他坚信,虽然自己的路比其他人艰难,但是只要自己继续走下去,凭借自己的勇敢,诚挚和坚韧,他一定可以走到一个充满荣耀的位置上。

    “这个危险人物,绝对不是可以轻松对付的,所以我将我的难处告诉了我的爷爷,而他也决定帮助我。”夏尔做了最后的陈词,“我让他推荐精英来帮我,莫雷尔上尉,您就是他挑选出来的精英,我爷爷说您同时具备勇敢和智谋,足以应付最为危险的事态,是难得的人才。所以我接下来就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全力帮助了。”

    “您……您真是过奖了,我哪里算什么人才,只是一介武夫而已。”被夏尔这么一夸,莫雷尔上尉的脸上有些挂不下去了,连忙尴尬地摆手。

    接着,他又收敛了表情,重新变得严肃了起来,“但是您放心,既然您执行的陛下所指派的重要任务,那么我将尽我所能为您效劳,这是我作为帝国军人的义务,您不必顾忌我的想法,请按照您的思路对我下令吧,我会毫无保留地执行的。”

    “很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看到了上尉如此热忱的样子,夏尔笑得十分开怀,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某种程度上,他说的都是真话,但是只要选择说真话的节奏,就可以轻易地误导别人,

    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是两个人拉近私人关系的时候了。

    “对了,莫雷尔上尉,您是哪里人?”

    “我是马赛人。”上尉马上回答。

    啊?又是马赛啊?

    夏尔差点把口中的咖啡全部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才重新控制住了自己。

    不过他奇怪的脸色还是被上尉所注意到了。

    “怎么,夏尔,马赛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认识的人而已。”夏尔咽下去了咖啡,然后回答对方。“对了,您听说过布沙尼神父吗?”

    夏尔没想到这个问题,倒是触动了上尉的神经。

    “布沙尼神父……您也听说过吗?”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夏尔。

    “怎么?您和神父有过来往?”夏尔连忙问。

    “这个……说起来话就有点长了……”莫雷尔上尉面露难色。

    “我就喜欢听长故事,您告诉我吧。”夏尔坚持着问。

    “好吧,其实就是一些陈年旧事而已……”上尉苦笑了一下,“不瞒您说,我们一家原本在马赛是做船东的——从我祖父到我父亲,他们都干这一行。原本一切都还不错,但是在十几年前,突然我父亲不知道交了什么霉运,好几艘船都在海上沉没了,公司的账目亏空越来越大,眼看就要还不起从票号借的钱了。我父亲心急如焚,到处去借钱维持,但是霉运仍旧继续,他最后一艘船也在海上沉没了……我父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病不起,最后死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莫雷尔上尉停顿了一下,眼角当中出现了些许泪光。“这是我们家族最为黯淡的时刻,虽然父亲死了,但是公司的债还在,债主们继续找我催债,我们那时候哪里有钱?不瞒您说,那时候我也准备随父亲而去了,我不想看到我们家族的名誉就此完结。”

    夏尔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您被人救了?”

    “是的,被人救了,准确来说就是布沙尼神父。”莫雷尔上尉回答,“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有一天我发现那些债主们都不来催债了,然后我去打听,才发现有个叫布沙尼神父的人替我们家还了款,而且甚至没有保留我们的期票和借据。我现在仍旧不知道他这么慷慨的理由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圣人一般的举动,我和我的家人会永世感激他的善举的。”

    这就让人麻烦了啊。夏尔心想。

    布沙尼神父,也就是基督山伯爵,为什么要替莫雷尔一家人还债,而且还不图任何回报?

    莫雷尔是马赛人,爱德蒙-唐泰斯也是马赛人,他们之间必然是有关系。

    按照孔泽所提供的材料上说,爱德蒙-唐泰斯在被送进伊芙堡监狱之前,是一个海员。

    那么,莫非他就是在莫雷尔一家手上干活?

    这个世界,还真是巧合得让人不可思议啊……夏尔定定地看着莫雷尔上尉。

    爷爷给他挑护卫,结果还真就挑到了基督山伯爵的故人!

    该说这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呢?

    “夏尔?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也许是感觉到了夏尔的视线有些奇怪,莫雷尔上尉连忙问。

    基督山伯爵就是布沙尼神父。

    没有必要向莫雷尔上尉点破这一切了。

    但是,该不该赌一把,继续信任这位上尉呢?也许让一位故人来对付基督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理解您对布沙尼神父的感激之情,上尉。”打定主意之后,夏尔十分郑重地看着上尉,缓缓地问对方,“但是我想要问您一个问题。”

    “什么?”上尉有些不明所以。

    “您是怎么看待私恩和公义的?”夏尔从容地问,“如果布沙尼神父被证明是祖国的敌人,您会因为他对您的恩惠而徇私吗?您敢于对他使用制裁的武器吗?”

    “……布沙尼神父……会对法国不利?!”莫雷尔上尉大为惊诧,“这不可能吧?这是个好人啊!?”

    “我是说如果——”夏尔又强调了一遍,“如果这样的话,您会怎么处理?”

    上尉沉默了。

    “他救过我的命,甚至我全家人的命。”过了许久之后,他闷声回答,“所以如果能够避免伤害他的话,我会去避免的。但是如果他真的威胁到了帝国,那么,我会负起一个帝国军人应尽的责任来。从我的父亲开始,我们已经效忠拿破仑半个世纪了,我们不能违背我们的信仰,哪怕是对恩人。”

    看得出来,他很痛苦。

    “很好,莫雷尔上尉,我相信您的承诺。”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您不用担心,事情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至少我们现在不必这么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