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4章 怪我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黄裳转身问道赵朴初,一脸迷茫,倒不像是在装糊涂。

    赵朴初解释道:“陈渐青在青焰峰附近被王象坤打成了重伤,他晕死之前说了你的名字……”

    “啊?”黄裳露出吃惊表情来。

    从青焰峰飞出来的时候,为了拉开距离,摆脱危险,他根本没空搭理陈渐青,也没看到王象坤顺手给了陈渐青一锤子。

    随即忍不住想笑,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他目前暂无整治陈渐青的妥善法子,只能等陈沐阳完蛋之后慢慢收拾他,没想到陈渐青自己撞刀口上了。

    “王象坤是不是你故意招惹出来,然后祸水东引,谋害我儿?”陈沐阳见黄裳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气的头皮发炸,忍不住大声怒吼起来。

    “王象坤确实是我招惹出来的?”黄裳坦然承认道。

    “好你个混账!”陈沐阳闻言大怒,法力喷涌出来,欲要就地惩治黄裳。

    黄裳浑然不惧,赵朴初就在他身边呢,他不信陈沐阳能够乱来,果然他法力还没冲过来,便被赵朴初拦截住了。

    “陈师叔能否听我把话讲完呢?”黄裳笑道,一脸淡定之色。

    “我倒要看你能说过什么花样出来!”陈沐阳狠狠一拂袖,说道:“你无缘无故招惹王象坤,不是为了害人,我不信你还有其他什么目的?”

    “你招惹王象坤师叔干什么呢?”赵朴初也皱着眉,一脸想不通。

    黄裳如实说道:“我今日去青焰峰本是打算借用火种炼制一件法器,谁知王象坤师祖如此不近人情,见面就下死手,幸亏白羽与我一起去的,凭借速度优势才逃了出来,我自己都险些丧命,说我存心害人,简直就是血口喷人嘛。”

    “你扯你娘的犊子,你会炼器?”陈沐阳气的说起了脏话。

    黄裳冷冰冰的瞅了陈沐阳一眼,笑道:“炼丹和炼器本就有相同之处,你怎知我又不会?”

    “他确实会,王忠的寒螭剑就是他帮忙炼制的。”赵朴初站了出来,开始替黄裳说话。

    陈沐阳不知怎么辩了,不依不饶道:“我儿被王象坤打成重伤,而王象坤又是你招惹出来的,不论你怎么说,这事你都难逃干系,至于有罪无罪,先由刑堂调查了再说!”

    说罢,他侧过身去,与身后夏云杰、于化虎二人说道:“我儿陈渐青重伤,先由你二人代掌刑堂,将黄裳给我拿下。”

    这两人都是他的弟子,由他二人代掌刑堂,等于刑堂间接受他控制,黄裳只要进了刑堂,就甭想好端端的出去了。

    下命令同时,他伸手抽出了陈敬之的佩剑。

    这柄佩剑里灌注了陈敬之的法力,受陈敬之遥控,相当于他的一尊分身,威慑性远比玄阴冰魄旗更大。

    赵朴初一时都慌了神,除非动用雪旗之力,并且是全力催动,方有可能抗衡陈敬之的佩剑。

    但如此一来,就等于是玄阴宗内部两系人马彻底决裂了。

    可如果黄裳被抓进刑堂,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本就被动的局面将会更加被动。

    “陈先生好大的威风。”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声隐含愤怒的呵斥,听声音是个女的。

    环绕黄裳身侧的人群向两侧分开,让开一条道来。

    冷雨萱从屋里走了出来,毫无惧色的盯着陈沐阳,问道:“你要抓他,便先将我抓了吧。”

    陈沐阳脸色变得难看至极,没想到冷雨萱会竟然这般维护黄裳,但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是否会得罪玉玄门不是眼前应该考虑的,冷着脸说道:“这是我玄阴宗的你内部事务,冷姑娘虽是我玄阴宗贵客,但还请您不要插手。”

    黄裳其实也无需冷雨萱替他出头,在这件事情上,他一点不心虚,道理可以慢慢讲,讲不通真要动手,他也不惧。

    此时这里实力最强的人不是赵朴初,也不是陈沐阳,而是白羽!

    退一万步讲,为了顾全大局,目前不宜动手,然后他被刑堂给抓了,问题也不大。

    他天策府的牢狱都呆过,并且安然无恙的出来了,区区刑堂还能奈何他不成?

    最多被扫扫威风,吃点皮肉之苦,几天即可脱身,然后就是陈沐阳的死期了。

    因此见冷雨萱站出来替自己说话,黄裳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必如此。

    闹到一个女孩子为他出头的地步,他也觉得脸上无光,挺不自在。

    谁知冷雨萱倔脾气上来了,一甩肩膀,根本不理黄裳,继续对陈沐阳说道:“你就知道这事跟我没关系?”

    “有何关系?”陈沐阳不敢翻脸翻的太彻底,压着火气问道。

    “是我让陈渐青去青焰峰的,否则你以为他没事往青焰峰跑作甚?”冷雨萱笑眯眯的说道。

    黄裳听闻此言,也才恍然大悟,原来今天路上撞见陈渐青不是巧合,而是冷雨萱安排的。

    “什么?”陈沐阳一听这话,又惊又愣,不清楚怎么一回事了。

    冷雨萱继续说道:“你说黄裳祸水东引故意害人,但黄裳将王象坤往戴云峰上引了吗?完全是陈渐青自己凑上去的。”

    陈沐阳冷着脸,没有说话,容冷雨萱继续往下说。

    这番话他无法辩驳,陈渐青出事的地方不是戴云峰,而是在青焰峰附近。

    “黄裳事先也没约陈渐青见面,是陈渐青自己找上门来的,他来的时候,黄裳已经去了青焰峰,但他非要找黄裳理论什么事情,向我追问黄裳的去向,我不告诉他吧,他还耍无赖,赖我这不走,于是我只好告诉他喽。”冷雨萱又说道。

    “所以说黄裳怎么会故意害人呢?这事就跟他没关系,你非要怪别人的话,那就怪我咯,毕竟是我让他去青焰峰的。”

    冷雨萱摊着手,一脸无辜的样子。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如此歹毒!”陈沐阳一脸愤怒,却拿冷雨萱无可奈何。

    且不说凭那几句话根本无法给冷雨萱定罪,就算可以,他也不敢拿冷雨萱怎么样,顶多向玉玄门索要一笔赔偿。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冷雨萱三言两语将责任全揽自己身上了,将黄裳洗的干干净净,打乱了他今日的全盘计划。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怎么知那青焰峰是如此危险之地,我又不是玄阴宗的人,说得我好像存心害人似的!”冷雨萱根本不接受一点指责,替自己辩护道,说完这番话还觉没过够嘴瘾,继续说道:“再说了黄裳都去得的地方,陈渐青为何去不得?他受伤也是他自己本事低微吧,既然本事不够,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怪谁喽?或者你怪王象坤也行。”

    这番话仿佛火上浇油,将陈沐阳气的肺都快炸了,一时失去理智,猛地扬起手来,想要给冷雨萱一耳光。

    冷雨萱浑然不惧,躲都不躲一下。

    陈沐阳真敢打她,他死期就到了!

    以前没有借口,想帮黄裳帮不上,如今让她逮着理由,不把这老贼往死里收拾,她就不姓冷!

    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连跟他穿一跳裤子的沈云清都炸了毛,不等赵朴初阻止,他便从后面一把抓住了陈沐阳的胳膊,将他拽了回来,心头憋不住火,一个劲的暗骂:“你他娘的作死别连累我啊!****的脑子进水了吧!”

    “师兄,万万不可!”心里虽是脏话连篇,但沈云清嘴上不敢乱说,只大声喝止。

    陈沐阳冷静下来,而后便见众人看他的目光很诡异,就像看疯子一般,连自己的几名徒儿也是如此,顿时受了刺激。

    感觉心中怒火快要将他憋炸了,一口气行岔了,心口绞痛,忍不住想要咳嗽!

    然而一咳嗽,却是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咳了出来。

    紧接着,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