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4.解除婚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邵含烟看着窗外淡淡的道:“可我不想要你姑父啊?如果不是以前你爷爷压着,不是看着孩子的份上,我早就跟你姑父离婚了,那里还用得着跟他过一辈子的日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

    邵逸夫即刻点着头说:“所以,八月份姑父出事后,我就跟她断了的,从那以后,我就没想过要再找别的女人,从八月份开始,我就想着要一心

    一意的对云溪好,温佳柔怀孕真的是个意外。”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没用,”

    邵含烟淡淡的接过侄儿的话来:“以前云溪一直不敢提出和你解除婚约,是因为一直都担心着爷爷的身体,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大着肚子找上门来,云溪估计也还是要跟你举行婚礼结婚的。”

    “可现在,爷爷摔一跤后清醒了,也彻底的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云溪提出解除和你的婚约,我觉得爷爷肯定会同意的。”

    邵逸夫听了姑妈的话只觉得手心都在发冷,好半响才问:“姑姑,你的意思呢?你也同意我跟云溪解除婚约么?”

    “我的意思?”

    邵含烟眉头一挑,看着自己的侄儿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啊,你和云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希望你幸福,同样也希望云溪幸福,至于你的幸福是不是云溪给的,而云溪的幸福是不是你的给的,这就没那么重要了。”

    “按姑姑这样说,我和云溪......我们必须要解除婚约了?”邵逸夫睁大眼睛往着自己的姑妈,第一次感到莫名的惶恐和害怕。

    “解不解除婚约,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你和云溪说了算,”

    邵含烟用手拍拍自己侄儿的肩膀说:“逸夫,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你真正喜欢的人是谁,你想跟谁过一辈子,而你选择过一辈子的人你又会不会用全身心的去爱她?”

    邵含烟说完这句,提着自己的挎包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留下邵逸夫一个人在走廊尽头发呆。

    ......

    云溪和易水寒一起走到停车场,恰好易水寒的车就停在她车斜对面的车位里。

    “听说二嫂生了宝宝,我都还没去看二嫂呢,”

    云溪略微有几分不好意思的对易水寒说:“我这几天有些忙,事情也多......”

    “没事,宝宝还在保温箱没回来呢,”

    易水寒笑着说:“等宝宝回来了,你再过来也成,安澜现在整天抱着育婴书籍研究呢,我看她准备改行当育婴专家了。”

    云溪听了这话笑了,她想任何一个人初为人母估计都想当育婴专家,都想把自己的宝宝培养成一个天才,这是每个做母亲的心愿。

    “对了,外公摔这一跤倒是通情达理了不少,你如果真不想跟逸夫结婚,我想外公应该会同意你们解除婚约的,你再也不用委屈自己了。”

    云溪听了这话苦笑,然后轻叹一声道:“最近两年,我一直在想,如果有机会让我跟邵逸夫解除婚约,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我再也不用惆怅要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了。”

    云溪说打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望着车满为患的停车场皱着眉头说:“可是好奇怪,当真的有这么一天来临,我突然就高兴不起来,这就好像带惯了枷锁的人,一下子把枷锁给取了,居然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更别说走路了。”

    易水寒听了这话点头,然后也跟着叹息了一声说:“你的体会我懂,因为我也曾经历过,曾经习惯了易夫人,也就是我妈对我的虐待,后来她突然对我好起来,我却是怎么也习惯不了,甚至不能接受,那五年,我总是在想,她还是对我差点好些,她一下子对我好了,让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应付她了。”

    云溪听了这话笑了,她想的确是这样的,现在老爷子突然说如果邵逸夫真的喜欢温佳柔,如果她不愿意嫁给邵逸夫,可以为他们解除婚约。

    可爷爷和姑姑不知道,婚约就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在她脖颈上戴了二十年。

    这二十年来,她一直习惯了自己是邵逸夫未婚妻的生活,习惯了自己是邵家未来女主人的身份,现在一下子把枷锁取下来了,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去适应了。

    “云溪,我不劝你跟逸夫结婚,因为逸夫那几年的确很混账,”

    易水寒手放在云溪的肩膀上说:“但是,我也不劝你一定要离开邵逸夫,因为逸夫他也有他自身很多的优点,比如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有底线,而这个社会上,更多的男人是没底线。”

    “当然,婚姻依然还是以感情为基础的,逸夫这些年在外边虽然混账,但是不能说他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如果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他去年不会跟你订婚,今年也不会选择跟你结婚。”

    溪抿紧嘴唇没有吱声,吱声默默的望着她最喜欢的二哥,静待下文。

    “你可能会说逸夫和你订婚结婚都是因为屈服于外公的高压,这一点我倒是不赞同的,就算外公高压,如果逸夫真的一点都不想跟你结婚,他完全可以和外公反抗的,而逸夫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就像当年他不愿意当兵,外公把他打得遍体鳞伤跪地上三天三夜他也还是没有屈服,最终反而是外公妥协了。”

    “所以,逸夫从心底还是愿意和你结婚的,至于他在外边跟那个女人的感情我不好去评说,还是看你自己吧。”

    “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逸夫,也不想跟他过一辈子了,那就趁机把婚约解除了吧,毕竟,这个社会上不如邵逸夫的男人很多,可比邵逸夫好的男人也不少。”

    “云溪,你都二十六岁了,也该为你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了,即使不着急谈婚论嫁,也去谈一场恋爱吧,找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人,不一定是邵逸夫,敞开胸怀的去爱一场吧!”

    ......

    易水寒开车走了,云溪一个人站在逐渐稀少的停车场里,回想着寒二哥刚刚说的话。

    找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人,敞开胸怀的去爱一场!

    她爱的?她爱谁?

    这么多年来,她的心里除了邵逸夫,有没有装过别的男人?

    她靠在车门上,微微闭上眼睛,手指轻轻的抚摸上略微干渴的唇瓣......

    年轻帅气的脸庞,嬉笑的神情,调侃的话语,以及猝不及防的亲吻,还有强势霸道加死皮赖脸。

    她爱这样的男人吗?而这样的男人又爱她吗?

    她不知道,她很迷茫,貌似,她活了二十六岁,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怎样才算是爱一个人,而一个人怎样对你又才算是爱你?

    邵逸夫走出住院部大厅,远远的就看见云溪靠在车门上发愣,于是赶紧走上前去。

    “想什么呢?”邵逸夫走近,看着一脸迷茫的她用手在她眼前挥舞了下。

    “哦,我在想......”云溪望着邵逸夫,稍微犹豫一下才开的口:“爷爷说如果温佳柔身家清白的话,他可以接受.......”

    “我不接受,”邵逸夫迅速的抢断云溪的话,看着她保证的道:“我跟她真的断得干干净净了,她怀着孩子我都没打算要她,你认为我现在还会打算要她么?”

    “可你们相爱了那么多年,”云溪小心翼翼的提醒着邵逸夫:“爱得那么深的人,真的可以说分手就分手吗?”

    “......”

    邵逸夫默了会儿才轻声的道:“我跟她不是说分手就分手,我跟她已经分了两次了,而现在这一次,我根本没跟她复合过,我只是处理问题而已,我早在八月底就和她彻底的分了的。”

    “彻底的分了?”云溪听了这话笑了,然后淡淡的道:“彻底的分了她还能怀个孩子回来?这算哪门子的分手?”

    “......”

    这一下邵逸夫彻底的默了。

    而云溪则看着他试探性的开口:“逸夫,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婚约解除了?”

    ----

    亲们,胡杨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近期就会更新,至于更新得地方,胡杨会在群里以及微博微信里公布的,所以,还没加入胡杨群的亲们,又希望看易天泽故事的亲们,记得要加到群里来哦,胡杨的群号:182014988,或者及时关注胡杨的微博。直接在微博上输入:胡杨三生即可。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