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生路(求收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新书求收藏求点击,小荷努力码字,大家给点动力啊~~收藏每增加一百加更一章!么么哒)

    三月的锦川还是一片寒冷之势,漫长的黄土官道上不过零星儿路过几个背着行囊,挑着扁担赶路的匆匆身影。本就是贫寒之地,想要见着些美景是不容易的,倒是漫山的枯黄色不愁不入眼帘。

    正因为这贫瘠,所以当官道上晃晃悠悠驶过来一队车马时便分外的惹眼。

    这是一支官家车队,打头一辆四匹马的圆盖儿茱萸宝顶素色车最是眨眼,其后缀着的两驾小车就成了陪衬。车马两侧的护卫们虽然只是便装打扮,但腰间跨着的佩刀却显露了他们的身份。那些佩刀无一不用了军中刀鞘,更不要提这些人脚上穿着的官靴。

    锦川的黄土道虽然苍凉,但好在平坦,两侧并没有什么奇山,故也不存在什么打家劫舍的匪类。

    大抵也离不开此地过于贫穷的缘故。

    那圆盖儿茱萸宝顶素色车厢内端坐着三十上下的妇人,云英色的短袄上缀着两三只振翅高飞的蝴蝶,下面青黛色的石榴裙,堪堪遮住了杏色鞋面。这妇人的面相并不十分美丽,只能称得上是清秀,不过她嘴角时而勾勒着柔和之色,叫人望见便有可亲之意。

    “过了这黄土官道往东走半日,就进了青州的地界,届时便有接应咱们的管家,我们阿离也能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妇人温柔的摸着眼前稚女枯黄色的头发,心里止不住一阵酸楚。

    这孩子真是可怜,身为庶出也就罢了,偏遇上个心狠的姨娘。到底是什么样的母亲会硬着心肠为亲生骨肉灌砒霜?

    妇人悄悄擦拭了眼角的泪珠儿,试探着要抱女孩儿怀里的襁褓:“阿离也累了,伯母替你抱抱小弟弟?”

    少女警惕的一侧身,躲开了妇人的好意。

    越是清楚自己的处境,阿离越是明白,这襁褓中的孩子就是自己的救命符。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不如自己紧紧的抓牢。况且......她现在这个模样,就算做些出格儿的事情来,也会被人谅解、可怜。

    阿离要的就是别人的可怜,没有妇人的怜悯之心,她纵然进了岳家大宅,也会是寸步难行。

    果然,妇人见阿离蜷缩的身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泪水潸然起来。抽了袖口中的帕子就抹眼泪,面色十分悲戚。

    倒是角落里,妇人的两个丫鬟见了心中不喜,其中一个年纪小些,见阿离始终不言声不言语的,便恶声恶气道:“大奶奶,您这是何必呢!我们瞧着这小丫头就不是个省心的东西。从咱们接了她出来就不吭声,还以为自己仍旧是县令小姐呢!哼,将来也不过是寄人篱下,要依着奴婢们的意思,先吓唬吓唬她,叫她乖觉些,将来才好管教。”

    妇人不悦的轻叱自己的丫头:“松儿又在胡言乱语,阿离父母新丧,又经历那些悲剧,我们怎可不迁就她些?你们二人是我的心腹,一定记着,今后怎么待我就怎么待阿离。”

    松儿懊恼的看着伙伴,妇人另一个丫头果儿便笑着接过话茬:“大奶奶说的是,我和松儿必定侍奉阿离姑娘尽心尽力。只是......”果儿顿了顿,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小姑娘的身上:“只是大奶奶也该为自己想想,咱们的处境本就不好,多出来的心思越发该用在怎么讨好了老爷和两位夫人身上,若是再分心照顾阿离小姐......怕到时候叫三房得了便宜,大爷和大奶奶吃亏。”

    妇人笑着丫头:“果儿又多心了。这件事本就是公公亲自下的命令,我和大爷抚养这俩孩子,也是公公的主意。况且大爷也从来不是心胸狭窄的,我们夫妻二人难道就因为多养两个孩子便吃了亏?”

    “可是,大奶奶......”

    果儿还要再劝,却见妇人已经果断的摆手,果儿知道大奶奶主意已定,她无法,只好闭口不言。

    角落里的阿离眼睛灵巧的落在那主仆三人身上,心思千回百转。

    她不过是从实习的单位往家里赶,没想到却被人从身后一闷棍打翻在地,继而不省人事。再睁开眼时,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端着一个海碗要往自己嘴中强灌什么东西。

    阿离就算再不清楚状况,心里也猜到那碗里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挣扎之下才发现,这个身体竟然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对面的疯婆子也是一袭古人装束。

    阿离用尽全力挣扎,将疯妇撞倒,这才引来门外的救援。

    当日的凶险一晃已经过了半月余,但是每每想来,阿离仍旧心悸不已。零星的记忆碎片在这些日子不断进行拼凑,加上从那些婆子媳妇口中听来的只言片语,阿离隐约猜到了自己的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